williamhill中文部落-专业williamhill中文从业者门户,williamhill中文策划、创作,williamhill中文拍摄,williamhill中文策划,williamhill中文制作知识,下载williamhill中文,BBCwilliamhill中文,williamhill中文大全

williamhill中文部落-williamhill中文从业者门户

《黄土地》电影剧本欣赏

2019-4-26 21:46| 发布者: 小白兔| 查看: 314| 评论: 0

摘要:   序 幕 :  一双手,捧起一把黄土坷粒。细小的黄土沙粒子,从手指缝间流泻下来。更微细小的黄土粒沙子,被风吹扬开去。……   风。把黄沙扬起弥满天地间,弥漫山川大地。  屏幕上。一道遒劲的笔锋泼洒浓墨 ...
  

williamhill中文部落-williamhill中文从业者门户:《黄土地》电影剧本欣赏


序 幕 :
  一双手,捧起一把黄土坷粒。细小的黄土沙粒子,从手指缝间流泻下来。更微细小的黄土粒沙子,被风吹扬开去。……
  风。把黄沙扬起弥满天地间,弥漫山川大地。
  屏幕上。一道遒劲的笔锋泼洒浓墨书写出影片的名称:“黄土地” 。
  一片苍凉的大地,一片苍凉的黄天厚土!
  1、晨曦。山乡村景。
  江南。这是一个地处偏僻边远的小山乡村落。座落在大山间,一片平坝土地上。出门就是高山险岭,悬崖石壁的大山。村落的山外是一片一片,正在被沙化的贫瘠的荒山黄土地。只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山乡小路,连接大山外面的世界。山里人赶农贸集市,也得是通过这条唯一的黄泥小道,走到几十里以外的小集镇去。
  一条小河,绕村落流淌过。是那种山洪泄流时冲涮出来的河滩,河床上没有桥;只是在河水稍深处,才有一些人工放置的石墩子,连接通河滩两岸的山乡小路。平时村庄的人,大都是涉水而过河滩。除此之外完全是一片自然天成的景色!
  远远望去,这个小山村。就仿佛是镶嵌在这片贫瘠的黄土地上,一颗秀丽的翠绿色的明珠。……(镜头拉远成山野间小村庄的全景)
  2、晨曦中。荒山坡地景。
  一道道被铁犁铧翻开的黄土坷粒。一头肌健强劲的公牛牵拉着铧犁在耕地开荒;一双扶犁的山里人的手;一个沉默无语的缠着山里人头帕的耕地农人。一粒粒汗珠从耕地拓荒人的额头滚落下来,滴落到黄土地上。(逆光摄影的效果画面)
  这是那种半原始状态下,山里人开拓野地荒山的耕作方法。那些被翻耕过来的荒山瘠土,仅是成为可以种植玉米、高粱类的山地农作物的薄土。……
  在山坡地边上。放着一副粗陶土烧制的茶灌壶和一个大茶碗;远处是朦朦晨雾中,是有着袅袅炊烟的小山村的背景。……
  当镜头把这幅人力拓荒的画面。逆光拉成为一幅剪影时画面里充满了,一种原始力量的苍凉与凄美!
  3、小村庄。山乡的小道上。
  近正午的时分。在山村的小路上,行走来一个身背邮政包标记的乡邮员。在山野间劳作的农人们,纷纷停下手中的农活。远远地望着走向小山村落的乡邮递员,有人在小声窃窃私语着什么。
  在荒山坡地上,拓荒的那位农人(秋生的父亲)。依然是头也不抬起来的翻耕着荒坡上土地,仿佛外界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只埋头犁耕着土地,更加沉默的无言。……
  人们目送着乡邮员。涉过河滩上的石墩子,一群正在河滩上戏玩的山里孩子,带着一只蹦蹦跳跳撒欢着的小花狗,立即好奇地紧跟尾随在乡邮员的身后。成了一支小队伍,走进小山乡的村庄。
  4、小村庄。秋生家小院落。
  身后跟着一群山里孩子队伍的乡邮员。走进这个封闭式的平常极少人到来的小山乡的村庄,他不时停下来和村里的熟人们打个招呼的说上个话。村子的人们,也大都开门到外边站立住,默默无声地关注着乡邮员的举动行为。……
  乡邮员径直地来到秋生家。那是一个用黄泥土坯,垒起来的农家小院落的门前。他从邮包里取出一张上面书写有“报喜”字样的大红纸,仔细地张贴到破落的柴扉门上。然后,这才走进到正堂屋子,将一页《大学录取通知书》字样的信件,端端正正地放到堂屋的桌子正中间。口里冲着在屋子间的秋生母亲喊道:“大婶,贺喜啊!”
  这是间那种贫穷山里人农家的灶台和堂屋共室,光线幽暗的房屋间。秋生母亲搂着小女儿秀秀在屋子的一角。秋生母亲这才慌慌忙忙,从灶台的土茶灌里倒出一大碗茶水来。山里人不善言辞,只是无语地双手捧上。乡邮员也毫不客气地接过来,就一仰脖子“咕咚、咕咚”一气喝下去。然后用衣袖擦抹着嘴角,喜滋滋地自顾着大声说:“是大喜事啊!这下咱山里,可出了秀才状元郎了哇!……”
  “秀秀。”乡邮员拉过秀秀的手来问道,“你秋生哥呢?”
  “嗯。”秀秀用手指指侧屋,怯怯地说道。“在里厢屋子哩。”
  5、秋生住室。
  堂屋的侧厢房间。秋生的住室中,秋生正趴在木栅小窗户前,发呆似地望向窗口外的天空。小木桌上是一个菜油灯蕊的油灯,还有稍零乱地堆积的一些教科书藉。
  乡邮员走进屋子来。挠着秋生的头发嘻闹着说:“秋生。你小子可真有出息哇!知道吧?你可是考了全县城榜首的第一名状元。是全国重点名牌的大学录取生了呢!”
  秋生只是无语地笑一笑,脸上无有一丝喜悲情感的流露。
  “嗯。我也得赶紧回了哩!”乡邮员嘻闹一会儿后,告别着说,“要不然天黑下来后,我可是真的要赶回不去了呢。”
  秋生母亲带着子女们,到门前送别乡邮员。
  6、村庄。小山乡景。
  小村庄头。一株古老的大树下,一位年长的山里老人。他沉默地蹲大树荫下,正给长竹杆子的旱烟锅子里填装着土烟丝,他是这个山村的老乡长。
  乡邮员来到他跟前。一边替老人打着火点上烟锅,一边唠嗑地说着什么话语。最后才告别着,走过出村的小河滩,走向山间的小路。山坡上耕耘劳作的山里农人们,依然是目送着乡邮员在山乡小道上远去……
  秋生的父亲,也仍是在荒山上。拼命地扶着铧犁开拓翻耕着,那一片薄薄的贫瘠的黄土地!
  7、黄昏。暮色的山乡景。
  傍晚。日落西沉,暮阳下的小山乡村景。在村前古树下。老村长依然蹲身咂吧着旱烟锅子,仿佛那身影是从来就没有移动过……
  山里劳作的农人们,都已慢慢回村子了。
  秋生父亲这才歇工下来。一手提土茶灌壶、肩负铧犁农具,牵着牛离开荒山的坡地。涉水走过河滩边时,一边放牛饮足水,一边在河水中清洗着脸上的汗水和铧犁农具上的泥土。然后,才牵着那头强健的耕牛,慢慢地走进小村庄。在牛栏栅间,惜爱地给牛加足草料。
  在他身后的原野荒山间,一轮暮阳残照如血。
  8、傍晚间。秋生家房内景。
  秋生的母亲在灶台上忙碌着。锅里煮着些土豆、红署就是一家人的晚饭主食了。秋生一声不吭边向灶膛续着柴草,一只手紧攥着那页《大学录取通知书》发愣,火焰映红着他无语的脸庞。秀秀在屋子角落一旁,用怯生的眼光盯住哥哥的举动。
  秋生父亲在堂屋的桌前,沉寂地用手工纸卷着支土烟。最后叹息一声,自语样地说道:“秋生,这山里的农活少不得男人。再说,家里也没有这笔钱来供你上大学了。秋生娃,这学还是不去上了吧!”
  秋生无语。他闷着头沉默良久后,木然地将那页《大学录取通知书》伸向灶台的火焰去,点燃烧起来。秀秀见状惊惶地拉着母亲的衣角,悄悄示意着指给母亲看。秋生母亲慌忙地跑过来,一把抢夺下来那燃烧的纸页。放到地上赶紧用脚去,踏踩灭火焰。
  地上。是那被烧毁一角的《大学录取通知书》。(特写镜头)
  9、荒山的上弦月。山乡村夜月景。
  夜晚。秋生趴在窗口前,发愣地望着弯月亮。桌子上放着那页烧毁一角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秋生的父亲在光线黯淡的堂房间。一个人闷头卷着手工纸烟、吸烟。
  村头的古老树荫下。老村长还蹲在树下,嘴边叨着咂吧着长竹杆土烟袋。
  远处。在山弯河滩上,一弯上弦月映照着荒野的水流河滩和小村庄。
  10、晨。山乡村景。
  秋生在院子里。闷头狠劲地用斧子劈着一大堆木柴。……
  山野的林间,秋生母亲带着秀秀捡拾过冬的柴草。秀秀把一小捆柴草,扛到瘦弱的肩膀上;和妈妈一起走向山弯的小道上。……
  远处的山乡景。
  11、晨曦中。山乡与荒山景。
  荒山坡地上。秋生父亲仍在扶犁翻耕荒地,老乡长蹲在坡地边,咂吧着旱烟锅子说道:“老兄弟,还是让秋生娃去上学唸书吧!据祖辈上人传说下来:这山乡沟里还是前清朝时,也曾才出了一个乡里的秀才。这事儿百年不遇!秋生这娃,可是考中了省城里大红榜上的新科状元郎哇!……”
  秋生父亲放下犁铧。蹲到坡角边歇下来,对老村长说:“老哥,你也知道。俺这山里人家穷哇!”
  “对!山里人穷,就是因为山里娃们。上不起学,唸不上书啊!”老村长若有思索地说,“这才刨不掉,这个穷根子啊!”
  “可我拿什么来?”秋生父亲低垂着头苦闷地叹气说道,“让娃上学去哇!”
  “不行。这可是件全村人的大事儿!”老乡长嗑掉烟锅子灰烬,站立起来下决心了样地说道,“俺这全山村人,就算是砸锅卖铁了。也要让这娃上省府大学唸书去!”
  老乡长仿佛生气似地走下山坡地,向村子走去。
  12、村庄的古树下。
  村庄前的古树上,悬挂着一段铁轨与铁钢管。那是山洪暴发时、或是全村子有大事发生。要召集全村民或用来报警才能敲响声音!
  老乡长来到村头的古树下。把长竹烟杆插到后腰间,取下铁管奋力敲响钢铁轨……
  人们纷纷停下手中的生活,望向村庄那古老的大树。蹲在坡地边的秋生父亲抬起头来,眼睛中竟有了泪影!
  山间小道上的秋生母亲,拉住秀秀的手急急地赶向村子;院子里劈柴的秋生,也停下了斧子抬起头来……
  山野的乡间。久久地回荡着钢轨的清音!
  13、傍晚。秋生家院子和堂屋。
  院落里。挤满了村子的乡亲们,人们手持各种山里的农副产品、或一切可在农乡集贸市场上变买的小件物品等,依次进到秋生家的正堂屋房间去。人群中有着老人、妇女和小孩子们,几乎是全村落的人们都来了。
  堂屋正间。老乡长面正对门方坐在桌子前,旁边坐着一个乡里专门为此请来的、旧时初通文字的老先生学究模样的人。用毛笔小楷字在一张铺开的大纸上,有些笨拙地记录着那些捐资人的姓名、物品种类和数目等等。每写完一个还用嘴唇 
  舔润下笔尖、认真审视字一次;然后大着声音读一次,和捐资人核对一遍。那副认真劲儿的模样,就不时引起人们满堂轰笑声。这场景竟是象山里人过年节时,一样热闹起来了……
  在桌子上。堆积着一大堆捐资的钱币,但无有一张上百元大钞票。更多的是零星的小额钱钞;排在队伍中的小孩子们在桌子上放下的,大都是被手攥得皱巴巴的几角小毛票和硬币。(老先生对每一分钱的记录过程是一样的,在大声读完后还拍一拍孩子们的头或屁股。或还说上句“你也要快考个小状元哟。你看多风光哇!”引得满屋人笑声音。)屋墙壁边则是堆放可以送去变买的各种物品地方,登记后的人们依次去把物品在那放一起。
  在屋子一边。秋生一家人感激无声地望着这一切!
  这时一个山里壮汉子,排到了桌子前。赤红着脸翻遍掏尽全部的衣衫口袋,放到桌子上也仅有几枚零钞的票子。这时人群中有人笑闹着起轰着喊:“嗨!是把钱藏起来,就要娶小媳妇了吧!”
  人群中一个山里姑娘听到这话,就不自觉的往人群后退。人群就更加欢闹起来了!那山里壮汉子羞赫着赤脸回头喊道。
  “俺就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了,还娶什么小媳妇哇?烦事儿哎!……”一边索性儿脱下身上的新衣褂衫说,“这新衣衫才买来,就没钱了呢。俺也把它捐资了,光着身子。干净!嘿嘿。”
  这一光着膀子的山里汉子的行动。立刻又一次引起全屋子人们,轰堂的大笑起来!
  ……
  14、山乡月夜。山乡的河滩林荫里。
  先前在人群中害羞的那个山里姑娘,等在河滩林荫间。刚才脱衣捐资还光着膀子的山里汉子,来到河滩林间。怯怯地小声音说:“你不怪我吧?我把你给买的新衣褂子,也给捐出去了。”
  姑娘低头半晌不语。见他也手脚无措,没有其它举动。突然就扑上去,狠亲了他脸一口。娇嗔地说:“傻死!人家谁又怪你了呀?你。笨死了!”
  然后。就害羞中风一样地转身跑掉了。留下那质朴的山里汉子,愣痴在原地傻着笑。
  山间河滩的水流里。荡漾着一轮清澈的弯月亮儿!……
  15、深夜晚。秋生家堂屋子里。
  秋生父坐在桌前菜油灯下。秋生母亲腿上趴着睡熟了的秀秀,手中还做着针线活计儿。秋生父用商量着的口气说:“这些钱恐怕还是交不上学费啊!可让全乡村人都尽全力了哇!”
  秋生母亲无力的停下手中的针线活,呆着出神。
  “我看。”秋生父最后小声地商量语气说,“就把这头公牛也卖了吧!它能值上钱。”
  “这行吗?”秋生母亲忧虑地说,“这家里可就再也没有,能犁地开荒的力了啊!”
  “我看。行!人拉犁也能开荒。”秋生父说道,“赶在入冬前,再开出点儿荒坡地来下了种子。这日子就能划拉着过来了哇!……”
  秋生母亲看一看侧的秋生的屋子,轻轻地舒了口气。叹息了一声!
  里厢的秋生屋子,秋生象熟睡似地在床上。但这时一粒泪水从眼角间,就慢慢沁浸出来。最后,从脸上滚落下来,落到枕头上。
  16、山乡区镇上。集市街道景。
  这是在一个江南水乡边,山水风景秀丽古老的小集镇子。但也有了通向县城的黄泥土公路。使这个边远水乡古镇的质朴气息与现代文化的城市气氛,交汇聚集在这一方土地上。
  正是在经济市场改革开放,个体经商的浪潮间。四野山乡的村民们,都是把农副土特产到这儿来集中进行交换贸易;各地的城市经商人也赶来这收购产品。小古镇集的贸易市场,一派热闹异常、兴旺繁荣的景象!
  秋生父牵着那头健壮的大公牛,于牛角上扎着一小段旧红绸布。神情木然地来到小镇集的畜牧交易市场,那硕肥的公牛立刻就引起人注目。不断的有贩牛商人上前来搭着话语。
  集市旁边上,竟是一块巨大有些残破了的广告宣传画。是那时很著名的一幅摄影制图画面:一个大眼睛女孩子渴望求学的眼神,画面上写着“我要读书”的字……
  秋生父亲正是牵着那条牛,站在这牌下。最后接过贩牛商人递上的一叠钱钞,一脸神情呆滞的看着那头公牛。那贩牛人拍着牛头嘴里满意地夸讲说:“这头牛可真是壮实肥硕呀!”
  秋生父眼望着被那贩牛人牵上,走远去。
  17、小集镇的街道。餐食小面馆景。
  秋生父小心地把那叠钱钞,放进肩膀上的搭裢子后。沿街来到街头边,一家面食小馆内坐下来。一伙计忙招呼着问:“老乡。来点什么?来碗牛肉面,还是牛肉汤馍?”
  秋生父一怔愣。望着小店铺外一肉架子上,那些宰杀后。被肢解着的牛肉、牛头骨等,一屠户正在肉案上,砍骨剔肉的叫卖的情形。如梦初醒般站立起来,急急走到店铺外去。店伙计在身后喊:“嘿。不如意还可以要别的呀!”
  秋生父只急匆忙地向集市边赶去。小镇集贸市场外,远处的公路边。一些被贩牛商买下的牛群,正在被忙碌着装上有栅栏的汽车,准备拖走。秋生父在人群中找到,刚才那个贩牛商人。拉着衣角打听着问:“这些牛。也是要用宰杀来卖牛肉了吧?”
  “那还能买来做什么?”贩牛人边忙碌着叫人装车边回答说。“怎哪?神经病呀。”
  秋生父不吭声地找到,那辆装有自家耕牛的汽车。到路边扯了把青草,踮着脚尖去喂它最后一把青草,在那牛角上还系有一小红缎旧布。
  直到汽车启动开走,秋生父亲失魂落到实魄地跟随着汽车走出小一段路,望着汽车驶向黄土公路。突然,一个踉跄着跌跪在黄土泥公路边。
  “老伙计。对不起哇!”秋生父亲口里说道,“俺回去在坡土边,给你立个招魂幡儿吧!”
  汽车在黄土尘沙飞扬的公路上,渐远地消失去!
  18、小镇子。集贸市场边景。
  在那幅广告宣传牌下面。秋生父还独自孤伶地久久呆坐着,啃着掉渣的硬干粮馍饼。
  这时,集市早已经散去。……
  已是近黄昏的水乡小镇景!(全景镜头)
  19、现代城市。紫雪家庭院景。
  现代都市里,一个高知背景的家庭景。
  紫雪的住室,一间象画室样陈设的屋子。画架边紫雪在对着石膏像,练习画素描。这时她取过桌上的一页《大学录取通知书》,象是陶醉欣赏样看一遍;把那一页纸放到唇上一吻,站起来抛向空间,自己欢叫旋转着身子,摔倒在床上去。
  外间客厅里。紫雪母亲正忙碌着餐桌上的饭菜,边高兴地自语着说:“这丫头。是又疯了!快出来吃饭了。今天全做你爱吃的菜啊!”
  紫雪走出屋子。高兴地坐到午餐桌子前,急切的先用手抓一块鸡腿就啃。紫雪母亲爱怜地笑着说:“疯丫头,都长成大人了。还这馋相啊?”
  “妈!”紫雪撒娇地喊道。
  紫雪父亲这时,也走来餐桌边坐下。笑着说:“可不能让这疯丫头就此骄傲啊!”
  “爸!还老革命式教育哇?”紫雪笑着说,“都什么年代了。您老的话我都能倒背如流了呀!”
  “老革命怎哪?要上大学了就烦老革命教育了?”紫雪父亲笑着说,“上重点大学也是我老革命的女儿,也要接受老革命的教育嘛!”
  “好了。都快吃饭菜吧!”紫雪母亲掺和着笑说,“菜都快凉了。还要折腾我去热饭菜呀?”
  一家人围着餐桌喜悦和谐的谈笑声。
  20、大城市。别墅区住宅景。
  高健家庭院景。仅从别墅的富丽豪华的装饰品上,就可看出这是个暴富的商户人家的庭院。客厅的大桌子上,这时摆满了各种极致精美的贺礼物品等,这些礼物的旁边是那一张全国重点名牌的《大学录取通知书》。高健一副无所谓的模样,靠在客厅的旁边。
  “行啊。重点名牌大学呀!你这小子算有能耐了。也能给咱家挣脸上风光了!”高健父亲一脸心满意足,望着眼前这一切东西大嗓门儿的说,“还是不是不喜欢,这些别人送来的礼物吗?还想要什么?说!爸也送给你一件啊。”
  “什么都可以要吗?”高健问道。
  “可以。只要你想要的,这地球上还买得到的东西。”高父喜气洋溢的说,“咱都给!”
  “那。”高健试着说道,“我想要辆名牌赛车。也给吗?”
  “给。这小子有眼光!名牌车配名牌大学校。”高父愣怔一下,随即爽声大笑说,“中!明儿咱爷儿俩就去逛名车市场去吧。咱还得给你在星级酒楼去,包场个满汉全席酒宴,来庆贺你上大学这件喜事啊!”
  高健也满足感的笑了。
  21、山乡的荒坡地上。
  秋生父带领着一家人。在荒山坡地边的土冈子上,用竹枝挑竖起来个纸“招魂幡”飘儿。
  然后,一家人下到地里去。秋生和母亲以及秀秀也用绳子来,代替牛耕地牵拉上铧犁,秋生父扶着犁把。
  全家人一起拼命的开垦荒山坡地!……
  22、大都市里。名牌车市场景。
  高父陪着高健,在名车市挑选着车辆。高健挑选看中了,一辆造型精湛的红色小跑车。高父喜滋滋地笑着说道:“小子。可真有眼力呀!这是辆保时捷跑车。喜欢上了吗?”
  高健:“喜欢。”
  高父:“行。那就是你的了!”
  高健父子俩来到交易台前,办理购车手续。忙碌的交易处的点钞机上,如水流般滚动着大叠的百元面额的钞票。高健在一边掏出手机打电话说:“紫雪。我可有跑车了啊!”
  “是吗?”话筒那边紫雪的声音传了过来。
  “是辆红色的跑车呀!你一定喜欢。” 高健急切地说话道,“有空吗?快出来吧。我们一起试车,到海边开一圈去。”
  “是谁呀?”高父注意到电话里是女孩子的声音,回头来笑问道,“小子。是在泡妞了吧?”
  “别乱说话。”高健忙捂着手机,回头来对父亲说道,“是我们班上的一个女同学呀!”
  “泡女同学呀?泡女朋友也是泡妞嘛!”高父笑着说,“小子。这都什么时代了,很正常的呢。去吧!我才懒管你的这种事呢。”
  高健离开交易台到外面去,继续着紫雪的电话。
  23、紫雪的住室。繁华的大城市景。
  紫雪歪着头用脖子夹着电话。一边在画架
  上作素描,一边给高健通着电话。她也显然是听到了,那边说话的声音内容。不高兴的说道:“谁说我要一定喜欢?刚才是谁讲的话呀?”
  高健:“紫雪。刚才是我父亲说的话,不要生气呀。好吗?”
  紫雪:“有钱就摆阔气呀!谁说我会给你去试车了?我现在没有空的时间。”
  高健:“那、那开学时要带的东西多,我开车来一起去学校。好吗?”
  紫雪:“这还可以考虑。现在我忙碌着,你自己开车去玩吧!”
  紫雪不由分说的挂断了电话。那边,高健有些沮丧气,启动跑车开出车馆的广场去。
  一片繁华的大都市景!
  24、山村。老乡长屋子景。
  老村长放下竹烟杆。到屋角边去掀起,一方草席遮盖的物件。那是一副上等的楠木棺材(山乡人俗称为:“老房子” )。老乡长围着它转着圈子,爱惜地拍着那上好的板材料子。
  老乡长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神情。
  25、黄昏中的山乡村。秋生家院子景。
  秋生在院落里,拼命地劈木柴。院落的墙壁边上,已堆积满储备过山里冬季的劈柴。天黑下来,已是傍晚时分了,秋生仍是拼命的劈着木柴。
  这时,老乡长捧着一套新衣物,进到小院里。对秋生说:“秋生娃。天明就要出山去上学校了,歇息下来吧!”
  老乡长:“我想。俺山里人的状元郎出山,上省城的大学去读书。明天也要穿身新衣服,来试一试。还合身吧?”
  秋生接过衣物到屋子间去。秋生父一脸感激的愧色,迎老乡长进屋来陪着说话:“老哥,你把那副老房子也给卖了。这情重得,俺怎还得上啊!”
  老乡长:“老兄弟。说的什么话,要再是让山里娃们上不起学校。我这把老骨头,就埋进黄土堆里。也是闭不上眼睛哇!”
  秋生父:“这山里娃能唸书上学。难哇!”
  老乡长:“是啊!你看这荒山野林的,四乡八岭内、满山沟里,都是俺山里唸不上书的野孩子们。我早就估模着,该是在村子里办个学校什么的吧。可连能识字断文的先生,也找不出来一个。这件事象做梦登天样难哩!……”
  内屋子里。秋生把那叠新衣物端正地放好。坐下来静听着外屋子,老乡长的话声。沉默着,无语。
  26、星级酒楼。大都市景。
  大酒楼宴席景。满桌席珍馐奇珍、美味佳肴。高父在喜宴会的主持台前,大声音说:“感谢各位亲朋好友,来庆贺小子高健考上全国名牌重点大学。今儿咱把这整个酒楼都包下来了!请诸位来,尽兴吃好,玩好,乐好吧!……”
  众宾客举杯相贺。一派热闹非凡的喜庆宴会景。
  27、酒楼KTV包厢内。大都市夜景。
  夜晚。大都市一遍繁华,车流、霓虹如海的夜景!
  酒楼。歌厅的包厢房里,几个大腕款爷们。在左搂右抱唱歌、饮酒作乐,高父已醉意朦朦、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轮流陪着每位喝上一杯酒后说:“今儿咱高兴!大家痛快地玩吧。失陪了,我得去看看我儿子去。……”
  拉开歌厅包厢房间的高父。已是有些站立不稳,一小姐赶紧过来掺扶。他顺势搂过来,在那小姐脸上亲一口推开后说:“去吧。不就是玩吗?不就是玩钱吗?咱现穷得就只剩下钱了!去玩吧,今儿咱把你们给全包了。……”
  KTV包厢房的走道。正走来找父亲的高健悄然退到过道一角,冷眼地看见这一幕。待高父走去大厅后,高健悄然转身走开,去到大酒楼外的停车场。
  高健启动红色跑车,驶出停车场离去。红色跑车驶过喧闹的都市区,在郊外的公路上狂飚起来。最后,红色跑车在一片海湾停下来。高健这才取出手机来打电话:“紫雪。为什么不出来?”
  紫雪:“我很忙。没时间!”
  高健:“那好吧。开学时,我开车去接你。等着我!”
  高健关掉手机后,一个人走去海滩的大石礁边。坐下来吹着海滩上的夜风,眺望着远方。
  远处。是大都市灯火,闪烁在海岸上的夜景。
  28、晨。山村乡景。
  村头的古老大树下,挂着一大串红纸爆竹。全村的父老乡亲们,都赶过来给秋生上学送行。秋生穿着老乡长送来的一身新衣、皮鞋等,给父母亲和乡亲们告别。在点燃的爆竹声中,秋生跨过河滩、踏上弯弯的山乡小路。走向黄坭土的通往山外世界的小道!
  在山路间的一个高坡上。秋生在大崖石后,脱换下皮鞋新衣。仍穿上山里人衣物,扎上山乡人的头帕,登上高坡顶面向村庄。捧起一把黄土放进怀里一个小布袋子,这才转身走向更远的山乡道路远去。
  高坡下的小乡村景。
  29、小集镇上。黄土公路景。
  在古老的小镇汽车站。秋生登上开往县城的汽车,在临窗的空位坐下来。随车的售票员开始卖票喊道:“就要开车,到县城12元。买票啦!”
  坐在前排窗位的秋生。想一想提着简单的行装下车,走向山区的黄土公路。一会儿,汽车从他身边驶过去。车上的售票员斜眼看他一眼说:“真是个土乡巴佬!”
  秋生独自行走在弯曲的山区公路上。黄泥土的公路沙尘飞扬!
  30、县城。列车站台。
  秋生来到小县城。在列车站上,登上开往省城的列车。列车离开站台,隆隆驶出大山。
  列车在原野上飞驰。奔向远方山外的世界!
  31、城市。紫雪家院外景。
  高健开着红色跑车。来到院外停下,按响喇叭招呼紫雪。
  室内。紫雪掀起窗帘看见后,带上提箱行装出来。向客厅间的父母告别,说:“爸,妈。同学来接我了。我上学校去了。”
  紫母:“这么沉的行装。等我去送送你吧!”
  紫雪:“妈。不用。同学有车呀!”
  紫父:“什么同学呀?还开车来接上学。不会是男朋友吧?”
  紫雪:“爸。看你说的,就是同学嘛!”
  紫父:“好,就同学吧。去吧,一路上要小心!”
  紫雪:“爸。知道啦!”
  紫雪父母送紫雪到门前。高健忙碌着接过来提箱等,把行装放进车后箱。紫雪父亲在门前,望着院落外的跑车。摇着头说:“现在的孩子呀!刚上大学就开这么好的车?”
  紫母:“好了。都什么年代了?还象你这么老革命,老古董呀!”
  紫雪向父母挥手告别。
  高健将车驶出院外。漂亮的红色跑车,行驶在都市的车流中。……
  32、大都市。列车站外。
  列车驶进站台。秋生下列车,走向站外。秋生仍是一身山村里人的服装,在出站口的人流中,只是象一个进城市打工的青年人样。
  列车站外。有许多各学校的学生们,临时设立的新同学接站点。各小桌前的纸牌上,写着各自学校的名称。新老同学在那集中后热烈的交谈、议论着相互间认识,等着老同学领新来的同学一起去学校。秋生找到自己入学的接站点,同学们立即围到一起,热情的相识、好奇地打量着秋生的山里人打扮的服装。
  一同学过来招呼,带领新来的同学去学校。
  33、大学校园。新学生楼房景。
  秋生和一群新生们。在同学的带领下,走进大学校园。走向新学生的住宅楼房区。这时,一辆红色跑车在身后按响喇叭驶来,同学们纷纷给让道。好奇地注意到那车,停到学生楼房下。
  高健打开车后箱,把紫雪的行装、提箱等,往楼上送去。这是间女学生住高层,男学生住下层楼区的学生楼房。新到的新生们都在忙碌着,铺床位、放置好自己的物品等。秋生的行装极简单,往铺位上一放。就去帮助行装多的新生们,楼上楼下的忙碌搬运行李了。
  楼梯转角处。高健扛着紫雪的沉重提箱上楼时,有些气喘地停下来歇一歇。这时看见秋生,打量一下他的衣着后。问:“你是来当搬运打工的吧?把这提箱搬上楼吧,我给你搬运费。”
  秋生不吭一声。扛上提箱就跟随在他们身后走,送去紫雪的住室后。高健对放下提箱的秋生递上一张钱钞。说:“这是搬运费。够了吧?”
  秋生:“不。我也是刚到校的新学生。”
  秋生推开钱钞后,转身又去忙碌了。紫雪和高健有些惊讶,看着他离去。
  34、新学生住室内景。
  高健再次遇上秋生,竟然是在住宅的同室。高健有点不无尴尬状,主动向秋生说:“刚才误会了。对不起!”
  秋生:“没什么。我们现在,是同学了!”
  二人都笑一笑。
  35、教室。大学校园景。
  大学教室里。秋生已是一身学生的衣装,在大学明亮宽敞的教室里认真地听课。……
  (画外音):“就这样我成了大学校园的新生!……”
  36、大学教室中景。
  下课的时间里,教室中已空无一人。只有秋生一个人还坐在课桌前,认真的写着字。
  (画外音继续):“我只是一个山乡穷孩子中的幸运儿,因为考出了县城里第一名的好成绩。是山乡的父老乡亲们,供养了我上大学读书。……”
  37、画外音中。山乡的荒坡地上景。
  秋生母带着秀秀拉牵绳、秋生父扶犁铧头,开荒耕地的情景。
  这时。老乡长带队领着村里的乡亲们,来到坡地边。一起下地帮助秋生一家人翻耕出土地来,抢播下入秋的农作物种子。
  38、山村的夜晚。秋生家景。
  秋生家的菜油灯下。秋生父母请那位乡里识字的老先生,唸秋生来信。并请中述着,请老先生写回信的情景。
  写好的回信,装进信封中。
  39、大学校园。学校收发室景。
  秋生到学校收发室取信件后。一边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一边打开信封看信的情景。
  (画外音继续着):“故乡的黄土地。依然的贫瘠、山里的孩子们,依然的是上不起学唸书。上学校读书,对边远山乡的孩子们来说依然是一个,如登天一样艰难的梦!……”
  画外音到此完。
  40、晨。大学校园。学生食堂景。
  学生们到食堂排队打餐饭,然后在坐位桌前用餐。秋生打好餐饭后坐到桌边,饭碗中仅有一点点素菜。很多学生的饭盒中饭菜丰盛,吃不完的就倒掉。
  食堂的泔桶,很快就堆积满被倒掉的剩饭菜。一些学生们把早餐不愿意吃的馒头,随手扔到餐桌上就走了。秋生痛惜地望着这些情景。
  终于。秋生站立起来,把那些被扔剩下在桌子间的馒头,收起来集中放到一个塑料袋中。一些学生们在远远地看着他,私下的小声窃议着什么。有的学生不好意思地把刚扔下的馒头,又悄悄地从桌子上取回来;也有的女学生在掩着嘴偷偷的笑。秋生神情艰难地、但仍继续坚持着自己的行为。……
  在食堂中。餐桌一端的紫雪。惊讶而注视着发生的这一切情景!
  41、校园的操场上。大城市街道景。
  校园的周末日,学校已放课。高健和一群同学在操场上踢足球,他是各项体育运动项目的狂热分子。这是一场学生们自行组织起来的对抗赛事,高健正在劲头上玩命样的疯踢着足球……
  这时。紫雪来到场外,在围观的学生群中。悄悄向他暗示招手,示意着叫他出场来。高健看见紫雪的示意,猛地对足球踢出最后一脚。然后,打出“暂停”的手势,要求替换自己下场来。
  高健一边脱掉汗湿的足球衣,换上外套衣物。一边跑步到校园紫雪在等着的林荫间,急急地问:“嗨!有什么事了吗?”
  紫雪:“我要用你的车。”
  高健:“行!”
  高健和紫雪去将车开出来,驶向校院门外。这时,秋生正独自一人走向校外去。紫雪叮嘱着说:“远远的跟住他!”
  高健:“嘿。就是这事吗?别给我说,你对这个穷小子感兴趣上了。你看上他了?”
  紫雪:“不许胡说!这事你不高兴去,就拉倒!”
  高健笑一笑说:“是不高兴去。但这是你第一次主动上我的车,我高不高兴就也得去呀!”
  紫雪:“那就别说废话了。跟住他,但不要让他发现我们。”
  高健也感来兴趣了。说:“玩这呀?行。看我的!”
  高健慢慢驾驶着车。远远地紧紧尾随跟住,走在都市街道上秋生景。
  42、都市繁荣的街道景。
  秋生走进一家,豪华的酒楼中餐厅去。秋生给一个主管样的人交谈着说话,一会儿后又告辞出门走去。紫雪同高健稍后下车来,找到刚才的主管问询道:“可以告诉我们,刚才那学生找你谈什么吗?我们是他同学。”
  主管:“可以。他要求做钟点洗碗工。可他只有周休两天,才能够来上工。我们不能用他了!”
  高健:“就这个事儿啊?”
  主管:“就这事。别无它事!”
  紫雪:“谢谢!”
  紫雪拉着高健出门来上车,继续沿街跟着秋生。他从喧闹的“肯德鸡”西式快餐店面出来;跑车驶过店铺门前时,在门边有张“本店招洗碗工”的招贴广告。秋生从沿街道边的小饭店出来,但凡他进出过的店铺门前,高健驾驶车辆驶过时均可发现有类式的“招临时工”等等,五花八门式的广告招贴的内容。……
  高健开始厌烦起来了,在车上伸直个懒腰呵一口气。说:“这小子。也快找到个事来做呀!都跟快一天了啊。紫雪,你饿了吧?我们也去找个饭店,吃饭去吧!”
  紫雪:“我吃不下去。你看!别人也还在为吃上饭在奔走呀。……”
  高健:“唉!真没劲!还要跟多久啊?”
  高健继续驾驶车辆跟着秋生。
  43、夜晚。都市边郊外的海滩景。
  红色的跑车停在夜晚的海滩上。紫雪和高健站立在海滩岸边。紫雪沉思着说:“我们应该帮他!”
  高健一脸玩世不恭的神情说:“怎么帮?这个世界原就没有上帝!我们也不是天使,谁也救不了谁?世界原来就是这个样子。……”
  紫雪:“你就会说这样种话!”
  高健:“那你想听我说什么样的话?”
  紫雪:“好了。不给你说了!你走吧。”
  高健:“我走了。你怎么办?”
  紫雪:“别管我。我走路回去!”
  高健:“那可不行。你不走,我就不动!”
  紫雪斗嘴中负气不睬人。高健就蹲地上不动。求情说:“好了。上车吧!我错了。还不行吗?”
  紫雪忍俊不住笑了。紫雪上车后。说:“你那。有时就只是个大男孩子!”
  跑车驶出海湾。高健在车上笑说:“好啊!那我就叫你姐吧。可是也不对,我可比你年龄大呢。……”
  跑车行驶在都市的灯火夜色中。
  44、大学校园里。学生住宅楼区景。
  下课后。学生们都三、五成群地一起走出教室去活动。但很少有学生搭理秋生,他一人走出教室。许多学生们只是远远地离开着,在他身后指指点点、悄悄地小声地议论。
  秋生只是独自一人走在校园的林荫路间,走向学生楼住宅楼去。
  学生住宅楼上。有几个学生正在走道边,围在一起说话议论着。见秋生向楼房走来,一学生小声音地说:“他来了!”
  一男学生手中拿着一个馒头,恶作剧的嘲弄挑衅说:“把这也扔给那个叫花子吧。”
  那学生把手里的馒头,对着楼下的秋生扔出去。馒头滚动着掉到秋生的脚边,秋生停下脚步。抬起头来看见楼上,那几个带着挑剔眼神的男学生们。秋生弯腰下去,捡拾起来那只馒头。用手拍一拍后、吹去上面的泥土屑,站直身子将那馒头放到嘴边咬下一口来。面对着在场所有学生们注视的目光,缓慢地咀嚼着。当众吞咽下去!……
  学生群中有人不满地说:“你们这样做,也太损德了吧!”
  有的学生不无嘲笑地议论。说:“这是在做秀吧?这秀,可也做得太大了啊!”
  学生人群中各种议论纷纷,各自说法不一样。
  楼道上,高健走向那群恶作剧的男学生们。
  高健:“他不是叫花子!只是贫穷。记住!下次谁再做这种事,我就把他从这楼房上。也扔下去!相信吗?”
  那群男生们低下头来、红着脸各自悄然散开去。
  45、大学校园。图书馆内景。
  图书馆的阅览室桌前,秋生在埋头读书。紫雪来到阅览室,坐到他对面。把一叠钱夹进书刊、放在桌轻轻推给正埋头读书的秋生。秋生抬起头来打开书页后,再把书刊合上推向紫雪。
  紫雪:“我知道。你急需帮助!”
  秋生:“谢谢你!我找到打工的地方了。”
  紫雪:“我是诚意的。”
  秋生:“明白。真的,谢谢你!”
  紫雪无语地注视着他倔犟的背影,走出阅览室去。
  46、傍晚。学生住宅楼景。
  高健开着他的红色跑车。停到楼房下从车中取出热小瓶,扯开嗓子喊:“紫雪,你的开水来啦!紫雪——”
  女学生住室内。一女生把头伸向窗口边看一看,回过头来。打趣地对躺在床铺上读小说的紫雪。说:“你的白马王子,开着红色跑车给你送开水来了!”
  一女生笑着说:“这也太夸张些了吧?保时捷跑车用来为你送开水!”
  一女生笑闹说:“那得给他倒一盆凉水下去,救救他的热情!”
  紫雪笑笑说:“行!随你们便。”
  那女生笑着说:“那你就可不要心疼。你们快拿凉水来呀!”
  一女生赶紧跑去,取过来一盆凉水递上。那女生接过来,临窗口倒下去。女生:“你再高声地叫喊呀!”
  住宅楼下。高健顿时被淋成了个落汤鸡样……
  女学生们在一片轰笑声中,嘻笑地乱成了一团!
  47、男生住宅。室内景。
  高健全身湿淋淋地推门进来。同学们开心地笑闹着。一个男生故意地取笑打趣地问道:“怎么样?出师还未捷,就给弄成这个样子了?我就说呐,我们学校的校花,就不是那么好摘的嘛。……”
  一男生笑说:“这叫:出师未捷身先湿了吧!”
  一男生笑说:“这就叫好事多磨嘛!没有关系,再接再励。别气馁呀,继续!”
  一男生扶着鼻子上的眼镜、故意摇头晃脑地装着读书样。高声唸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
  众男生大笑,高健也笑了。
  高健:“你们还是同门兄弟呢!都幸灾乐祸的了啊!”
  高健换下湿衣物。这时,秋生正在阳台边洗衣,就顺手把换下的衣物给秋生。说:“给帮忙洗一洗。好吗?谢谢!”
  秋生接住衣服说:“行,不用谢。”
  高健来到阳台边,给秋生聊天。
  高健:“听说你就是在全省城考试榜上第一,那个传奇的山里学生。对吗?”
  秋生:“没有的事。”
  秋生只是笑一笑,埋头继续洗衣服。
  48、都市街道。酒楼厨房景。
  学校周末休假的日子。秋生身着酒店送外卖的衣服。匆匆行走在都市的街道,打临工给客户送餐。赶回来后在饭店帮厨,清洗碗碟餐具。……
  傍晚。秋生接过酒楼主管给的工钱,出门来走进夜晚都市的街道。
  49、夜晚。校园附近的小餐馆。
  秋生疲乏的路过小餐馆门前,看见门边贴着“紧急招清洁临工”等字样的招贴。又走进去到柜台边,老板正苦恼地发着愁。这是个就快要经营不下去了,快要关门的小饭店……
  老板:“我这是小饭店。你看,都快要撑不住了啊!原来的人都走掉了。这工钱可不多。这你能行吗?”
  秋生:“行。没有关系!”
  老板苦闷地看着。这时已是空无一人,一遍脏乱狼藉的店铺情形。说:“我这现就缺人了。你现在就能做这些事吗?”
  秋生:“可以。没有问题!”
  秋生立刻就挽起衣袖。清洗店铺、扫地抹窗,整理好餐桌椅。一直忙到夜深把小饭店搞得清洁如新。老板十分满意地看着,清洁后的店铺。
  秋生:“老板。我走了!”
  老板:“好!好!那你就留在这干活吧,只是晚间来上工。也行!”
  秋生这才疲惫不堪地回到学校去。
  50、校园学生住室楼内景。
  高健看见深夜才摸黑回到住室的秋生。疲劳地倒上床铺位上去……
  高健沉默无语。
  51、大学校园。小餐馆内景。
  学校的课堂上。秋生在认真地听课、做笔记……
  晚上。秋生在小饭店中打工。洗碗、扫地、擦窗、抹桌,清洁整理小店铺的桌椅等等。……
  52、深夜。小餐馆外。
  秋生做完餐馆中的事,出门离去。
  不远处的树荫下。停着高健那辆红色的跑车,他坐在车内看着秋生走远了。这才开灯启动车辆,驶到小饭店门前推门进去。找到店铺里的老板,说:“你得给他加工钱。要付给他,双倍的工钱才行!”
  老板:“我这可是小本生意啊!你看,都快要撑不下去了。”
  高健把一大叠钱,放到柜台上去。
  高健:“这我知道。另一半工钱我来付,但不能让他知晓。这件事!”
  老板:“这事怎么说呢?”
  高健:“怎么说是你的事。反正是不能,让他知道这个事!记住,这钱不是为救你这个饭店。明白了吧!”
  老板:“明白了。”
  那老板望一眼门外停的跑车对高健回答道。
  53、校园。室内体育馆景。
  紫雪在场上打网球。
  秋生在场馆边的看台上,手里捧书本。一边看书,一边看别的同学们活动。高健拿着网球拍走过来,笑着对秋生说:“高材生。只读课本呀?没用。下场去打一局!”
  秋生:“这个。我可不行!”
  高健:“行就不让你去了。去让我们的校花教训你一局,不能光看我出丑呀!”
  秋生被笑闹着推到网球场上去。
  紫雪的网球打得很好。秋生在场上十分笨掘,惹得旁边的同学和紫雪,都开心地笑了。
  54、夜晚。小餐馆内景。
  秋生做完饭店的事,正要走出门前。老板把钱放到柜台桌上,说:“这是你这月的工钱。”
  秋生:“怎有这么多?不是说过的这样多吧。”
  老板:“这店生意好起来了。你是夜晚来做事,得加上夜班费。再说,也是你救活这个小餐馆了啊!”
  老板感概地说道。
  55、校园。学生宿舍景。
  秋生在学校间的上课情景。傍晚,秋生在桌前写着笔记和家书的情景。……
  (画外音):在我梦里的故乡,那是一方贫瘠的热土。……
  56、山乡村景。(画外音中的山村景)
  山野中的小村庄。在晨曦的雾里炊烟袅袅的情景。
  在荒坡地上,挥汗耕作的秋生一家人的情形。……
  荒滩的河床上,一群山里的孩子们在嬉玩。一些光腚的男孩子们在河水中嬉闹(玩水的孩子中有着儿时的秋生)。……
  57、小村庄景。
  乡邮员从邮包中取出一封信交给秀秀。
  秀秀欢跳着跑进村子。对蹲在大树下的老乡长喊道:“我哥哥来信了!……”
  秀秀继续跑向家中去。
  58、夜晚。秋生家景。
  夜晚。在菜油灯下,秋生一家人和老乡长,还有一些乡亲们围坐到一起。听唸秋生寄信来的情景。……
  (画外的读信声音):父老乡亲们的深恩!我无以为报,我只能是好好的唸书。我会回来,一定回到我的故土。让山里的孩子们,也能够上学读书,这也是我的心愿!……
  59、大都市。邮政局景。
  秋生在邮政局的柜台前购买邮票、贴信封。把信投入邮政信箱中……
  (画外音继续):父亲。我在学校的生活安定,同学们对我都很好。不要再让乡亲们筹寄钱来了!乡亲们都生活艰难,我能自己面对问题。……
  60、校园中景。体育馆内景。
  (画外音中景): 秋生一边走在校园的林荫道间、一边读着手里信的情景……
  秋生和同学们下课时,一起走出教室的情景……
  室内体育场上,秋生和紫雪、高健们一起打着网球的情景……
  61、夜间小饭店内景。
  画外音中。秋生在饭店内洗碗、清洁店铺打工时的情景。
  62、都市街景。
  在城市的过街天桥栏边,秋生在读手中的信。读信后他走下天桥,溶进都市的人潮中……
  (画外音):学校放假了。我将留在这个城市,等到下学年的毕业考试。……
  63、城市。劳务市场楼景。
  在城市的劳务市场大楼。秋生和一些大学生们,站在街道边,手里拿着一张求聘“家教”的纸页等候在街头情景。……
  64、城市。邮政局大楼景。
  被打上邮戮印的信件景。把信投入邮筒后的秋生,走在都市的街头上。
  夜晚。都市街头,仍灯火繁华,人潮如流……
  (画外音止)
  65、校园。教室。学校礼堂景。
  校园教室里,学生们在考试的情景。……
  学校的礼堂会台上。向毕业生发放毕业证景,秋生、紫雪和高健他们也在毕业生中。……
  66、校园。学校花苑的林荫间。
  黄昏。秋生和紫雪俩人站在林荫间的景观石旁景。
  紫雪:“你应当留校任教。你为什么还要回到山沟里去?”
  秋生:“山里的孩子们需要我!……”
  紫雪:“这不成为理由。别人都想得到留校任教职位的这个机会,你是凭优秀的表现和学习成绩获得这职位的。却说放弃要离开?不明白!”
  秋生:“我得回到山里去。就这理由!”
  紫雪:“可是。走出了乡村的人,都想要留在城市呀!”
  秋生:“这不是我的城市,我没有留在这个城市的理由。……”
  紫雪:“我给你一个理由!好吗?”
  秋生:“你?给我理由?”
  紫雪:“现在。你把头转过来,望着我!”
  秋生把低下着的头抬起转过来。紫雪在他脸上突然地打了一耳光!还没有等愣怔住的秋生明白过来。紫雪就扑进他怀抱中,把濡湿的唇贴送到他的唇边、疯狂热烈地吻着……
  紫雪:“傻子!我、我在爱着你。……你、你还不明白吗?……”
  紫雪一边火热情深地吻着秋生。一边急喘着气息说:“这、这个理由。还不能够吗?……你要、你要为我……留在、留在这个城市啊!好吗?……”
  在林荫的山石后面,高健一脸苦痛地闭上眼睛。
  悄然默默地退出林荫间去!
  67、夜晚。都市郊外公路景。
  在夜晚的公路上。高健疯狂地飚着他的红色跑车,一只手取过酒瓶不断给自己灌着酒。……
  68、傍晚与晨曦中大海的沙滩景。
  红色跑车停在海滩上。高健坐在海浪的礁石边,旁边堆着喝剩下来的一大堆空酒瓶……
  远方的夜空下,是霓虹灯光闪烁倒映下的海湾城市景!
  ……
  大海。日出的大海沙滩景。
  在东方海岸线上的一片晨曦中。高健的背影,仍是不动地坐在海礁边上。
  69、城市。列车站台景。
  人潮中秋生提着简单的行装,一个人悄然登上回乡的列车上。列车驶出月台,驶向远方……
  站台边。紫雪目送着远去的列车,淆然泪下!
  70、列车窗外景。
  秋生呆望着车窗外,闪过的大地景色……
  列车奔驰在原野上!
  71、夜晚。校园学生住宅楼下景。
  在学校的学生住宅大楼里,大都已人去房空。
  喝得酒已大醉了的高健,在楼下嘶哑着声音大声喊:“紫雪!——紫——雪!我爱你!紫——雪!——我——爱——你!……”
  紫雪的住室间,屋里已经空无一人。但紫雪在不远处的夜色里,默默无语地看着市健的情形。
  72、山区县城。车站景。
  县城车站。秋生换乘去乡的长途汽车景。
  汽车行驶中。车上的人们昏然欲睡,有人喊:“师付。给放点音乐吧!”
  驾驶员打开汽车上的音响。车上响起刀郎的歌曲:“你是我的的情人,象玫瑰花儿一样的女人。你那火火的嘴唇,让我在午夜里尽情消魂……”
  车上有人骂道:“他娘的这个世界!这算是什么歌曲?这也是音乐啊?”
  秋生在歌曲声音中。竟忍不住的泪水满脸了!
  73、山乡小镇上景。
  秋生在一个音像店门市。找出那张刀郎的《歌曲专辑》唱片。店铺伙计上前来问:“要找什么唱片?”
  秋生:“刀郎。就要买这张吧!”
  秋生买下唱片后,走出音像小店铺景。
  74、都市。KTV歌厅包厢景。
  歌厅包厢里,桌上堆积着狼藉的空酒瓶了。高健对着话筒在醉酒中,喊唱着刀郎的歌曲:“你是我的情人!象玫瑰花儿一样的……”
  歌厅里陪酒小姐上前来嗲声地说:“帅哥哥,我来陪你吧。好吗?
  高健突然就恼怒地将所有歌厅陪酒女郎,全推撵出门外去。
  高健:“去,去!全都给我滚出去……”
  高健一边对外面的服务生喊“再给我送酒来!”一边继续着对话筒唱歌:“你是我爱人!象百合花儿一样清纯的女人,用你那淡淡的体温,温馨我无尽的……”
  75、都市的夜景。
  大都市的夜色里,紫雪一个人伏在立交桥栏上。……
  桥下车灯闪烁似水流,远处是都市夜色的灯海!
  76、山道上。山乡景。
  秋生提着简单的行装,走在回山村的黄土路上。
  在就要回到村庄的路边,秋生依然换上出山时有山里人衣服。这才继续上路走向故乡的山间小村庄。……
  (画外音):“我是这大山的儿子啊!是这片故乡的贫瘠热土,生息养育了我的生命。这一片贫瘠黄土地啊!你的儿子,回来了!故乡,我回来了!……”
  秋生站到了,已经可远远望见小山村的高坡上。
  77、晨曦中。山乡村庄景。
  远处。晨曦雾中的山乡小村庄景色!……





williamhill中文部落-williamhill中文从业者门户(www.xitongle.com  编辑整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部分文章来源网络,如有侵权,无意冒犯,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目前靠网友赞助运行。
如果您觉得本站内容不错,请适当支持下,以便我们有一个长期稳定的服务器。

网站维护运营 就靠大家支持了

最新评论

Archiver|小黑屋|williamhill中文从业者-williamhill中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GMT+8, 2019-12-16 14:19 , Processed in 0.079538 second(s), 19 queries .

© 2018-2020 www.xitong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