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hill中文部落-专业williamhill中文从业者门户,williamhill中文策划、创作,williamhill中文拍摄,williamhill中文策划,williamhill中文制作知识,下载williamhill中文,BBCwilliamhill中文,williamhill中文大全

williamhill中文部落-williamhill中文从业者门户

周星驰《百变星君》粤语剧本

2018-11-19 09:42| 发布者: gooyeah| 查看: 762| 评论: 0

摘要: 《百变星君》粤语全剧本(夏威夷·火奴鲁鲁)(闹钟响,阿达起身开工)阿达(撞亲个头):哎吖!死嘞!死嘞!够钟!开工!开工!开工!阿达(同只奶牛打招呼):早晨呀,Ivy!嗱?走吓哗?出嚟!出嚟畀我揸!朝朝都 ...

williamhill中文部落-williamhill中文从业者门户:周星驰《百变星君》粤语剧本


《百变星君》粤语全剧本
(夏威夷·火奴鲁鲁)

(闹钟响,阿达起身开工)
阿达(撞亲个头):哎吖!死嘞!死嘞!够钟!开工!开工!开工!

阿达(同只奶牛打招呼):早晨呀,Ivy!嗱?走吓哗?出嚟!出嚟畀我揸!朝朝都系噉揸你咋嘛,出嚟呀!(踢奶牛)出嚟喇嘛!

阿达(揸牛奶):啊,Ivy你真系抵惜嘅,揸极都有!第日我娶个老婆系噉呢就唔慌饿死咯。

阿达(托住杯奶上楼畀李泽星饮):大少!鲜奶!

(李泽星攞啲牛奶嚟啷口)
阿达:换过张床单佢!啊唔系,成张掉咗佢,听日买张新床。
仆人:Yes, Sir!

(李泽星行去走廊,纵身跳入楼下嘅游泳池)
鬼妹:Hey, take a morning bath!
鬼妹2:Wash your hair, OK?
李泽星:今日轮到边个洗脚呀?
鬼妹:Me.
李泽星:叫你洗脚咋,唔好洗第二度呀。

(李泽星喺几个鬼妹簇拥之下行出屋企)
李泽星:一齐讲我靓唔靓仔?
一众鬼妹:好靓仔!

阿达(追上李泽星):大少!大少呀!老爷打电话返嚟,佢话过两日返嚟探你㖞。
李泽星:叫佢攞多一百万美金过嚟!
阿达:够唔够呀?
李泽星:噉你讲多啲啦!
阿达:啊!系!爹啲呀!我好乖呀,我好挂住你呀!我而家返学喇!快啲攞二百完返嚟畀我。

(李泽星踩空)
阿达:对唔住!对唔住!
李泽星:我堂梯去咗边呀?
阿达(踎低身):喺处!
(阿达同李泽星上咗直升飞机返学)

阿达:食雪糕呀!绿色衬返件衫呀!
李泽星:黑色一粒粒咩嚟架?
阿达:朱古力!
李泽星:绿衬黄吖嘛。绿衬黑嘅咩?(抌咗雪糕)
阿达:对唔住!

鬼妹:One two. Look at my shoes. Three four, knock at the door. Fix six, pick up sticks. Nine ten……(见到李泽星架飞机,四窜)

李泽星:我都话咗个黑柴着间条架喇。
阿达:系吖。
李泽星(见到王小虎):王小虎㖞。
阿达:系吖,我认得佢屎窟呀!
李泽星:截住佢。

(李泽星同阿达跳飞机)
李泽星(拍王小虎膊头):走得去边啫?
王小虎:星哥,我咪企喺度等你啰。
李泽星:上次唔好意思呀,我烧晒你成身啲毛,搞到你要纹眉同埋戴假发,我都好后悔。
王小虎:算啦!我成家人都打你老窦工。况且我而家都好有型吖。
李泽星:你个冚家铲又的确系眉清目秀。呢下真系吹你唔涨架,真系。嚟,整粒朱古力先。
王小虎:星哥,我真系受唔起呀。呢啲泻药我食得少咩?
李泽星:哗吓,你醒目成噉样样?噉冇计喇,走喇!(转身)
阿达:大少,就噉就算喇?
李泽星:冇办法架啦,你睇佢个样咁醒目,玩佢唔起架而家。

(王小虎见到地下有二百文美金,嗱嗱声执起入袋)
李泽星:咦喂,我唔见咗两嚿水㖞。会唔会畀人偷咗呢?
王小虎:噉报警逐个搜身喇,啲冧巴我抄低晒架喇。

(王小虎嗱嗱声吞咗两张银纸,又一次中计)
李泽星:醒目仔!张银纸好唔好味呀?都系泻药做架。入口即溶,五秒见效。
(王小虎想用手指勾返两张银纸,为时已晚,嗱嗱声走入厕所)

阿达(扐出遥控器):中计嘞啩?
李泽星:Hold it! Hold it! 等佢屙到一半先。
李泽星:爆!(王小虎暴殄天物)弹!(王小虎连带个马桶畀弹上天)

李泽星(揸住望远镜狂笑):哈哈哈!
钢牙妹:你知唔知噉整人好危险架?
阿达:喂,僆仔你边瓣架?你大佬系边个呀?
钢牙妹:我阿叔系呢个嘅姜司教授。我喺度读书架。
李泽星:我吩咐过猪兜唔准入嚟读架㖞。
阿达:噉咪系,我都系洗咗黑钱至行得入呢间学校咋。
李泽星:你猪成噉洗黑钱都唔得啦,走啦!
阿达:走呀!
李泽星:走呀!
阿达:走呀!
钢牙妹:人渣!
李泽星:惨得过我靓仔?
钢牙妹:你亦唔靓仔!
李泽星:咩话?
钢牙妹:你亦唔靓仔!
李泽星:你讲咩?你噉嘅大话都讲得出?你对唔对得住你自己良心?
阿达:算啦!
李泽星:对唔对得住你父母?
阿达:唔好同佢嘈啦!
李泽星:你对唔对得住呢个国家?你快啲开记者招待会澄清呀!如果唔系我煎你嘅皮,拆你嘅骨,饮你嘅血!

(姜司教授上堂)
姜司教授:人体系世界上最奇妙嘅嘢。而我嘅课程呢就系人体学里便最尖端嘅课程。就系话人体嘅模仿性同埋适应性。就好似变色龙晓用保护色去模仿四周围嘅颜色。而人类亦都同样有噉样嘅功能。
阿达:大少,请!
李泽星:睥咩呀?有书你就讲!Get out!(坐低)
姜司教授:或者我举个例吖。比如话,两公婆,佢哋相处得耐咗。佢哋个样就会慢慢变得相似。人哋话呢啲系夫妻相。其实呢,就系人体内嘅因子互相模仿。(乌低身问李泽星)呢位同学有咩意见噉呢?
李泽星:阿Sir,我成日对住啲女,又唔见我变咗啲女?
姜司教授(继续讲课):人体系非常之脆弱嘅。我相信总有一日,我哋嘅身体大部分将会畀人造器官所代替。到时候,只系留返个脑。人体器官将会被电脑控制。佢有好强嘅模仿能力,可以变任何嘅人,甚至任何嘅物件。
李泽星(拧头):唔知可唔可以变支雪茄呢?
姜司教授:理论上系可以嘅。呢位同学好似对呢个问题好有兴趣噉噃。
李泽星:其实系对你有兴趣。正话有件四眼钢牙话我听你系佢阿叔。我专登嚟睇吓你有咩咁把炮。
姜司教授:我而家开始解剖,如果你可以望住多过三分钟嘅,先至再讲其他嘢。

姜司教授:我而家开始解剖尸体嘞!
(姜司教授开始解剖尸体)
同学甲:What's he doing?
同学乙:He's really crazy!
姜司教授:果然有胆识呀吓。喺我嘅解剖堂,你系唯一一个可以企咁耐嘅。
*李泽星:超!我未有使舍过你呀真系!
姜司教授:如果你真系敢擘大对眼睇一次嘅话,我就话你把炮。
(李泽星晕)

(食堂)
李泽星:畀佢吓吓只脚又会软成噉嘅真系!
阿达:我头先攋咗尿,失陪一阵。

李泽星(坐低):脚软哩,钢牙?
钢牙:你好叻呀?够胆食咗碟肉酱意粉佢!
(李泽星想呕)

李泽星(弹起身):我老窦系校董,我转头叫佢炒你阿叔鱿鱼。再赶你出校,卖你落吧跳脱衣舞!睺你跳跳吓嗰阵,再炒你鱿鱼!
姜司教授(食紧面):冇人可以炒到我嘅。我系美国政府聘用嘅高级科学顾问。嚟呢度,只系做客席教授。
李泽星:炒你唔到就攞去炆,炆完再炸都重得呀!
姜司教授:估唔到你就系全校最令人讨厌同作呕嘅二世祖。果然闻名不如见面。
李泽星:你讲咩呀?我老窦系校董呀!
姜司教授:如果你老窦唔系校董嘅话,你一早就畀人打死咗嘞!
李泽星:Shut up!
姜司教授:你够胆就话畀人知你老窦唔系校董,你睇吓情形会系点?
李泽星:我话你听吖,我老窦唔系校董,又如何呀?

(姜司教授同钢牙妹支箭噉标出去)

(李泽星畀人狂殴)
(李泽星半夜潜入姜司教授实验室)
姜司教授:个仆街累我畀人打镬金嘅。呢个仇我一定要喺今晚报!
阿达:系吖!系吖!
李泽星:左便!左便!
阿达:右便!右便!
李泽星:唔系!哎吖!哗!你小心啲啦!家吓棍撞棍嘞!
阿达:对唔住呀大少,有冇撞瘀到呀?攞樽油同你捽几下。
李泽星:死开啦你!快啲过嗰便上楼梯摷吓。
阿达:大少,冇理由上楼梯架㖞。实验室多数喺地牢嚟架。咦,呢度似喇。(开门)大少,真系呢度呀。
李泽星:哗吓,咁大个地牢呀?有排玩喇!摆喺嗰度先。
阿达:哗,你话踩到呢个捕兽器呀,唔死都残废呀!
李泽星:你去边呀?
*阿达:冇,我惊佢踩唔中呀,摆啲蕉皮喺处帮帮佢吖嘛。
李泽星:哎吖,好计吖。
阿达:多谢!搞掂!
李泽星:喂,呢啲喉同我拆晒佢!每条屙涿尿落去里便。
阿达:好呀。(屙尿,见到一只手经过)大少大少,正话我见到有只手喺嗰度飙过呀。
李泽星:屙尿啦你。
阿达:真架!呃亲你保佑我冇仔送终。
李泽星:睇你个样梗冇仔送终啦。就算有都系畸形架啫!
阿达:噉又未必。

阿达(用支电筒喺度照吓照吓,身后窜出一对眼):睥咩呀,僆仔?(突然醒觉)啊!大少大少!我啱啱见到有对眼呢,乜都冇净系得对眼。凌空噉睥住我㖞。
李泽星:凌空睥?
阿达:凌空睥!
李泽星:噉你想我点啫?
阿达:冇,我就想请教吓,遇到噉嘅情况应该点样做?
李泽星:嗱,畀着我呢,我就一嘢插爆佢双眼。你使唔使睩大只眼,等我示范一次畀你睇冇?
阿达:唔使,唔使。
(对眼又蒲头)
李泽星:吆!咩嚟架?做咩呀?咦,佢睥咩呀?系咪就系“凌空睥”呀?
阿达:就系“凌空睥”啰。
李泽星:插佢!
阿达:死喇!

李泽星:见点呀你?
*阿达:
李泽星:做咩啫?
阿达:唔知呀,咩嚟架?
李泽星:等我嚟处理!
阿达:呢下唔得。细力啲,细力啲得架喇。
李泽星:走?唔好走!差人,企喺度!重捉你唔到?出嚟!我叫你出嚟呀!细路你匿喺度做咩呀?攞个身份证睇吓。
半人:冇带!
阿达:
李泽星:啊!——(夺路而走)救命呀!——
(阿达自食其果)
阿达:等埋我呀!救命呀!——

(钢牙妹屋企)
警员:Check it.
钢牙妹:Don't believe them. They are crazy. They are really crazy.
警员:OK,OK! Don't worry. We'll handle it. Calm down.

(地牢)
探长:李生,我哋揾咗大半个钟头呀,都揾唔到你讲嗰只识行嘅手板,重有识及嘢嘅眼,都冇出现过呀。
李泽星:混账!我工人啱啱畀只怪手差啲通柜。
阿达:咩差啲呀?直情通咗两吋,通咗两吋呀!
李泽星:前后四吋。
阿达:前后四吋。
姜司教授:我呢个学生就最有想像力架嘞。咪由得佢玩多阵啰。
李泽星:教授!我思疑你系一个极度心理变态者。更加相信你杀害咗一百几十个无辜嘅人,将佢哋嘅手手脚脚斩落嚟进行残酷嘅科学实验。
姜司教授:你真系有侦探嘅头脑。但系你奈我咩何?你揾到啲手手脚脚先讲啦!
(李泽星转眼见到一只手)
(李泽星揾个锤仔扑落去,原来系阿达只手)
李泽星:撞鬼你咩?摆只手喺度扬吓扬吓。
阿达:我见头先只手咁咸湿,一定系公嚟架。所以特登扮只乸谂住引佢出嚟噉解之嘛。
李泽星(指挥探长做嘢):嗱!你而家派两个人过嗰便睇睇,我同两个人上便及及,阿达你过去嗰便攞指模。
探长:我至系探长呀,你唔好再喺度扮探长呀!(推开李泽星)
李泽星:嗱,我老窦呢就系……(李泽星畀几个人“ung2”出实验室)
阿达:大少!
姜司教授:拜拜!行得开嘅,听朝返嚟上堂啦!

(阿达喺出便侦察)
(阿达返去)
(阿达开门)
(阿达畀扑咗个头)
阿达:做乜打我㖞大少?
李泽星(一身棒球员打扮):叫咗你敲三长两短暗号架嘛。
阿达:出便冇人架嘛。
李泽星:嗰个姜司教授杀人狂魔嚟架。我识穿咗佢,佢一定谂办法嚟杀死我架嘛。唔系我使鬼叫你请六条茂尼嚟保护我咩?重有呀,我叫你请保镖咋,唔系请model呀。而家佢哋叉起条腰个死款,边有运行架?
阿达:佢哋净系识叉起条腰架咋。
李泽星:咩呀?
阿达:啊,(睇表)讲起够钟添。收工!
六盲人:Yes, Sir!
李泽星:咩意思呀?
阿达:盲架嘛。大少,成个夏威夷都冇人愿打你工。唯有喺盲人学院请呢扎茂尼嚟顶住档啰。所以咪……
李泽星:如果我数到三重见到你,我就噬落去。三!(扑阿达个头)
阿达(执起顶帽):点解佢唔数二嘅?(撞到黄一飞)啊,老爷!
黄一飞:我要畀个爆棚惊喜佢。
(黄一飞畀扑咗一镬)
李泽星:爹啲!
黄一飞:仔呀!
李泽星:妈咪!
朱咪咪:仔呀!好硬正呀你!
李泽星:你冇嘢吖嘛你?
黄一飞:哦,我冇事,邵爵士个气功师傅教咗我上乘嘅气功吖嘛。所以你一扑落去呢,支棍子挛咗,我冇事架。嗱,而家就喉咙又唔通啦,又冇呕血啦。个肺又好舒服啦。净系黐咗线之嘛。
李泽星:系?
黄一飞:系!唔信我拉开链畀你睇吓。我啲总掣线黐埋咗架嘛而家。
朱咪咪:啋!撞鬼你咩?
黄一飞:你唔好搞我呀,而家秦始皇打到嚟呀!你快啲顶住,我要救世人呀!
阿达:我去睇睇佢吖。
(门钟响)
李泽星:敌人到呀,准备!

李泽星:我开门引开佢注意力。你兜去后便噍佢!
阿达:呣!
孙佳君:Hi!
(李泽星睇到晕晒浪)
(李泽星扑晕阿达)
李泽星:小姐你冇嘢吖嘛?
孙佳君:冇嘢呀,呢个咩人嚟架?
李泽星:唔知㖞!系贼嚟啩。小姐你有咩吩咐呢?
孙佳君:我叫Bonnie呀。我住响对面屋嘅。我屋企个冲凉缸坏咗。
李泽星:唔系啩?
孙佳君:唔知可唔可以借个地方冲吓凉呢?

(游泳池边)
李泽星:我通常都喺呢度冲凉嘅。洗头水,护发素,随便拣。重有只鲍鱼刷喺水底。
孙佳君:唔错呀。话时话吖,你换衫都换得几快㖞。
李泽星:其实我剥人啲衫重快呀。
孙佳君:唔信!
李泽星:哗,噉叫跳水呀?我凄!(揸起一对胸罩)边个嘅呢?
朱咪咪:我架!
李泽星:喂!大佬呀!你唔怕畀人笑都因住啲狗会吠吖大佬!(跳落水)
朱咪咪:喂喂喂!你老窦晕咗呀!
李泽星:再殴多佢两棍醒返架嘞!
朱咪咪:你去睇吓佢啦!

李泽星(同孙佳君讲):跳水咁叻,等我帮你擦吓背先。
孙佳君:喂,呢支嘢好似洗厕所架㖞。
李泽星:啱吖,而家洗厕所啦而家咪。
孙佳君:耶!好衰架你!
朱咪咪:你就嚟连你老窦姓咩你都唔记得架你!
李泽星:话时话真系唔记得咗㖞!咦,阿婶,你都好面善㖞。揾边位呀你?
朱咪咪:我生嚿叉烧好过生你呀!
李泽星:生我系副作用啫,享受制造过程之嘛你!
朱咪咪:噉又系。
李泽星:凉就就嚟冲完喇!跟住去边度wet好呢?
孙佳君:去wet?我冇谂过㖞。不过如果有人同我洗吓脚趾呢,我或者会有灵感嘅。

(酒吧)
李泽星:咩嚟架?
孙佳君:Mental illness drop.
李泽星:即系咩呀?
孙佳君:忽得呀!Yeah!
李泽星:Yeah!(猛抠自己嘅口)
孙佳君:喂!做咩呀你?想吐返出嚟呀?
李泽星:系吖,我想睇清楚个牌子,再买返一百几呀粒看吓门口之嘛。
孙佳君:唔使啦,我你度大把,嚟吖。(将成几十粒忽得灌入李泽星嘅口中)
李泽星:Yeah!

侍应生:Good evening, what can I serve you?
孙佳君:Seven Tequila.
李泽星:即系Tequila加Seven-up
孙佳君:No! Seven Tequila. 一人七杯吖!
李泽星:Yeah!

(孙佳君同李泽星一齐饮酒)
(李泽星将成杯酒泼喺孙佳君面上)
李泽星:你当我傻架,八婆?

主持人:Ladies and gentlemen. Now it's the time you've all been waiting for. The world's most famous twist contest!(众人鼓掌)Yeah! First, let's see who our champous will be tonight. The winner will receive a mystery prize.

孙佳君:不如我哋去跳舞吖。
李泽星:跳舞我唔识架㖞。
孙佳君:如果你赢咗嘅,我今晚陪你瞓吖。
李泽星:Bonnie,我谂你睇错人。我并唔系一个贪图女色嘅人。Understand?

孙佳君(惊惶失措):喂喂喂!揽住我吖。
李泽星:唔好咁心急得架。
孙佳君:我老公嚟咗呀。
李泽星:有噉嘅事?
孙佳君:你拧转头睇吓吖。行紧去吧嗰便呀。
李泽星:哗!乜你十几个老公架?
孙佳君:唔系吖,系我老公同佢啲保镖呀。
李泽星:你老公开保安公司嘅咩?
孙佳君:唔系吖!佢系搞组织架。
李泽星:系?民主党定共和党呀?
孙佳君:山口组呀。
李泽星:Yeah! 拜拜!(想松人,好衰唔衰畀个主持人捉住只手,呢次冇死咯)

主持人:I know how's the result. The winners are Mr. Lee Chak Sing and his lovely lady.
(李泽星想走)
主持人:Wait, give the lady a kiss, give the lady a kiss!

(富田愤而起身)
富田头马:二五仔嚟咗呀。

(公路)
孙佳君:好衰架你!要人揸车自己又唔揸。你做咩唔出声啫?你瞓着咗呀?啊?你做咩成口白泡架?喂喂!你点呀?喂!喂!喂!你唔好晕呀!喂!(摆低李泽星喺地下度)喂!你点呀?(手忙脚乱)唔系!唔系!喺边呀?(喺柜桶度攞出一支超大嘅针)是但啦!
孙佳君:系吖!佢真系OD呀。我有晒架撑架,你快啲过嚟救佢啦。我求吓你吖!
电话另一头:嚟到佢都死啦!你自己搞掂佢啦!你又唔系第一次。
孙佳君:厾人我唔掂架。我畀人厾先至得架咋嘛。
电话另一头:你唔识都要识架嘞!唔系死喺你屋企重大镬呀!嗱,我而家去揾本说明书教你,你等我一阵呀。

电话另一头:喂喂!唛咗位未呀?
孙佳君:唛咗喇!
电话另一头:佢系服食过度毒品,引致心脏衰竭,动脉萎缩,预防反常膨胀。要同佢进行动脉注射,刺激心脏。噉先有得救架。
孙佳君:唔好啦!
电话另一头:你点都要搏吓架嘞。攞咗针未呀?
孙佳君:攞咗喇。
电话另一头:唔好理咁多,一嘢拮落去喇!

(李泽星剧痛,将孙佳君撞晕咗)
电话另一头:喂喂!
李泽星(扐起电话):喂!
电话另一头:你醒返喇?
李泽星:我醒返喇!条女晕咗咋。
电话另一头:吓?噉支针插咗去边度呀?
*李泽星:插咗喺我裤浪对上左手便。
电话另一头:十个男人九个摆左边架㖞。你呢?
李泽星:我好彩呀,啱啱第十个,摆右边嘅。
电话另一头:噉恭喜你㖞。但系我袋摆左边呀。
李泽星:冇嘢嘞!拜拜!

(出便)
画外音:唔关我事架,唔关我事架,唔好呀!No!
富田(扚起一个人):你个仆街!我畀咁多钱你,叫你喺政府嘅电脑度改少少嘢。你厾我背脊?
手下:Boss, don't kill me! Don't kill me. Don't kill me.
富田头马(擦鞋):大佬,呢轮你啲广东话真系好掂。
富田:呢轮同我条女讲得多。自不然就掂架喇。搞掂埋你先。
手下:Don't kill me! Don't kill me. Don't kill me.
富田:你叫我唔杀你,就唔杀你?我点做大佬呀?
手下:畀个机会我呀。畀个机会我呀。
富田:好!我就畀个机会你。等你死都死得眼闭。等个衰婆同个奸夫返嚟,齐齐攞去大海,喂鱼!(开枪)

(李泽星择路而逃)
富田:Get him!
(李泽星开跑车逃走)
富田:Shit! Fuck! 冚家铲!
富田头马:What is “冚家铲”?

(HAWAII DIAMOND HEAD POLICE STATION)
探长:你搞乜嘢呀?寻日又话姜教授屋企有手有脚会行会走!今日就话有人要杀你。Get out! 你走呀!
李泽星:……

(李泽星慌慌失跑返屋企)
(朱咪咪拍佢膊头)
李泽星:阿妈,阿妈,好大镬,好大镬,好大镬。
朱咪咪:好大镬呀我!
李泽星:你听我讲吖!
朱咪咪:咦!你听我讲啦!
李泽星:我畀人揸枪啡呀。
朱咪咪:啡都唔算大镬呀!我有嘢同你讲呀!
李泽星:你有咩新嘢讲呀?来来去去叫我畀心机读书。我一留都系架啦。
唔系吖!我今次有新嘢讲呀!你老窦李一飞其实唔系你亲身老窦嚟架。
李泽星:我知呀,厕所达先系吖嘛。
朱咪咪:啊?!你点知架?
李泽星(掩面):我今日扑傻咗老窦啫,我冇扑你吖,你发咩神经啫,喺度?

李一飞:傻?!(行雷闪电)扑湿我个头,以为我傻咗乜都唔知。佢两个奸夫淫妇,将过去嘅丑事扬晒出嚟。我先至知道你唔系我嘅仔!(又一次行雷闪电)
李一飞:我都知道事有跷蹊。我嘅绰号系台山汤告鲁斯,男中嘅极品。但系,生个仔好似坺屎噉。
李泽星(摆手):我完全唔知你哋噏咩,总之我要二百万。边个畀二百万我,我就认边个做老窦。
阿达(手揸二百文纸):二百文我有。
李泽星:二百万!喂!你返入去洗厕所啦!
阿达(追溯往事):二十五年前,有一晚,我喺柴房睇紧咸书,你阿妈光脱脱噉冲入嚟熄咗眼灯。
朱咪咪:喂喂喂!你唔好乱讲呀!嗰晚我有着袜架。
阿达:对唔住,我记错。你当日着住一对白袜仔。老爷嗰晚唔喺屋企。我一时控制唔到就同你阿妈……。开返灯之后,我好后悔。
*李泽星:所以话你睇咸书你话有咩谓呢?但系你好收声喇,你唔好再噏喇!
朱咪咪:喂喂喂!唔好呀!仔打老窦会畀雷劈架。
李泽星:边个话佢系我老窦?你话系就系呀?有咩证明呀?
哎吖,粤语残片话斋,老窦跪仔,个仔会晕架。
李泽星:吓哗?你跪低睇吓我会唔会晕?跪吖!
(阿达跪低,李泽星头晕)
朱咪咪:嗱,嗱,嗱,系咪呢?晕喇!晕喇!
李泽星:我乜事都冇呀!死未?(同阿达咬耳仔)你唔好喺度搞搞震吖嗱,我重有大好前途架。
李一飞:喂!呢度有张二百万嘅支票,如果你认我做老窦嘅呢,我前事不计重陆续有嚟。如果唔系嘅呢,你知道会点架啦!

(李泽星收下二百万支票)
李泽星:多谢阿爸!

(李一飞抱住李泽星)
李一飞:系!噉先至系吖嘛乖仔。嗱,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吖嘛。
朱咪咪:你噉即系大逆不道呀!唔好呀!

(李泽星赶阿达扯)
李泽星:Get out!
阿达:唔认我唔紧要。
李泽星:躝啦!
阿达:自细到大我都纵容你,其实系害咗你。
李泽星:小心讲嘢吖嗱,我报警拉你呀。
阿达:我老实同你讲,你系一个极度令人讨厌令人作呕嘅人。
李泽星:讲吖!
阿达:我希望你以后识得点样尊重人,人哋先会尊重返你。(李泽星兜咗阿达一脚)
(李泽星开门,将阿达踢出门)
李泽星:走啦契弟!
阿达:你就契弟!生得你出有权话你!“yang3”我都够胆死!

(教堂)
四眼钢牙:喂!禀神嗱?
李泽星:你唔惊我嘅咩?
四眼钢牙:我惊你有牙呀?我够有钢牙咯。你唔开心咩?
李泽星:我见到你有乜法子开心啫?
四眼钢牙:噉我走嘞㖞。
李泽星:快啲吖唔该。(四眼钢牙掉头走)
李泽星:喂!过嚟!(四眼钢牙坐喺李泽星身边)我有个朋友呀,佢为咗钱唔认自己亲身老窦。
四眼钢牙:噉点呀?
李泽星:冇咩,系噉啫。
四眼钢牙:噉走先嘞。
李泽星:喂喂喂!佢重赶咗个老窦出门口,兼且伸咗佢一脚。当其时行紧雷落紧雨。你觉得佢个人点?
四眼钢牙:禽兽都不如啰。
李泽星:但系佢好靓仔架㖞。
四眼钢牙:哦。噉都好啲。唔系就要拉去打靶架嘞。
李泽星:讲开先讲吖嗱,你觉得我又靓仔成点?
四眼钢牙:我虫虫向天发誓,你一啲都唔靓仔哩。


富田头马:今晚成屋得返佢一个人咋。
李泽星(一身棒球员打扮):仆街吖!
富田头马:Move it!
李泽星:真系嚟呀。
富田头马:你系咪想打911报警?
李泽星:得唔得呀?
富田头马:随便。
李泽星:911几号电话话?
(黑鬼一枪都射唔中李泽星)
黑鬼:Sorry!
(李泽星跳落楼)
(阿达将啲灯全部熄灭)
富田头马:边个熄灯?
富田头马:咪走呀!
甲:做咩成碌木噉企喺度呀?
乙:我点知佢会撞过嚟㖞。
富田头马:追佢呀!呢间屋太大嘞,炸咗佢先。

(光头佬开晒啲灯,得意之际畀李泽星扑咗一棍)
李泽星:我妻!
阿达:重有!
李泽星:Yeah!
阿达:Yeah!(扑多一棍)
李泽星:话时话你返嚟做咩啫?
阿达:我根本冇走过。

李泽星:唔好喐!攞支枪过嚟!只手唔好乱喐呀!慢慢递过嚟。快啲!咪谂埋晒啲衰嘢呀!只眼鬼鬼鼠鼠以为戴副超我睇你唔到呀嗱?你唔好制呀你!(攞到支枪)我叫你攞支枪过嚟吖!
富田头马:你咪攞咗啰。
李泽星:哦。OK.(用枪顶住富田头马个头)咪喐!
黑鬼:咪喐呀!你朋友喺我手上!
李泽星:我叫你咪喐呀!你大佬喺我手上呀!
黑鬼:你咪乱嚟呀,我哋交换人质。
李泽星:换你老母!即刻放返我朋友,如果唔系我一枪就打爆佢个死人头!
黑鬼:OK! OK!
(阿达跪低,李泽星晕低)
李泽星:你跪喺度做咩啫?
阿达:我个仔嚟架,受唔起呀。一跪佢就会晕架嘞。

富田头马:Hello! Goodbye!
(计时炸弹好快就嚟爆)
李泽星:呢条蠢人,有枪唔用,佢系要用炸弹。呢镬佢百密一疏嘞。
阿达:留低把刀㖞。
李泽星:重记唔记得我哋个弹弓厕所呀?
阿达:弹阿王小虎嗰个?
李泽星:就喺你隔篱咋。
阿达:哦?个厕所一次可以弹几多人上去架?
李泽星:一个。
阿达(睇吓个计时炸弹):啊,唔惊!重有个几钟头,弹完一个,咪又一个啰。
李泽星:配返个眼镜啦!剩返十秒咋。
阿达:把刀斩唔断条链架。你斩断我只手自己走啦!
李泽星:呢啲嘢唔使你教吖!(斩断自己只手)我成世未对你好过。呢镬补返数啦!阿爸!
阿达:阿仔!
李泽星:坐低啦!(揿遥控器,阿达畀炸到九霄云外)

(钢牙妹畀一个闪电吓醒)
钢牙妹:啊!
姜司教授(喺出便敲门):虫虫,你冇事吖嘛?
钢牙妹:我冇事呀。
姜司教授(入嚟):你发恶梦呀?
钢牙妹:系呀!我见到李泽星畀人炸到粉身碎骨。好得人惊呀!
姜司教授:你平时咪好憎佢嘅?点解发梦都会梦见佢架?
钢牙妹:噉我又真系几憎佢架。
姜司教授:我记得嘞!有个心理学家话呢,最吸引女人嘅就系嗰啲衰男人嘞!
钢牙妹:耶!其实佢都唔系咁衰架咋。佢今日都识得去教堂嗰度忏悔。佢衰硬颈咋!惊我笑佢。佢几可怜架,一个朋友都冇。
姜司教授:其实呢,佢系个聪明仔嚟架。如果唔系,点可以谂到咁多桥嚟整蛊人啫?
(电话响)
姜司教授(拎起电话):Yes.
电话另一头:Doctor Chang please.
姜司教授:Speaking.
电话另一头:有个病人叫李泽星,佢畀人炸到粉身碎骨呀。请你快啲返嚟医院吖。
钢牙妹:做咩事呀,阿叔?
姜司教授:哎吖,原来你唔系发梦呀,系真架。

(医院)
阿达:教授!教授!我个仔点呀?
姜司教授:你冷静啲,喺一般嘅医学角度嚟讲,你个仔已经死咗。
阿达:吓?
姜司教授:但系对于我嚟讲,佢只系死咗一半。
阿达:噉即系点呀?
(姜司教授揭开个盖,阿达见到个仔剩返个嘴)
李泽星:阿爸,系咪你嚟咗呀?
阿达:啊?做乜净系得个嘴架?
姜司教授:系吖。
李泽星:教授冇话你知咩?我周身散晒,死剩个脑同把口咋。
姜司教授:哎,你唞唞先。
阿达:唔好讲嘢喇。
姜司教授:我讲一个好消息同一个坏消息畀你知。
阿达:咩呀?
姜司教授:好消息呢就系我同你提过啲人造器官嘅?美国政府已经发明咗嘞。佢哋可以保留两样嘢,而其他呢,全部用人造器官代替。可以帮你个仔砌返一模一样。
阿达:噉快啲砌吖,快啲砌吖。
姜司教授(引荐):呢位昆西医生,就系呢度嘅主诊医生。
阿达(同昆西医生扼手):昆西医生吓哗?你好!你好!呢个系我个仔嚟嘅,唔该你帮帮手救救佢条命吖。唔该!
姜司教授:听我讲埋先,重有个坏消息。要畀六千万美金佢,先至肯做手术架。
阿达:对唔住呀,我冇咁多钱。
姜司教授:冇钱冇得倾架!
阿达:唔怕!我打畀佢个便宜老窦。(讲电话)我明白架嘞,老爷。你自己同佢讲吖。

李一飞:阿星,钱我大把。但系唔准你再见厕所达。如果唔系我同你脱离父子关系。最多以后得闲饮茶算数。
李泽星:其实我呢几日已经谂得好清楚架嘞李生。我哋得闲饮茶算喇!
李一飞:好,既然你死性不改呀,你以后自生自灭喇!
阿达:点解你咁蠢啫?
昆西医生:Oh Jesus, you're wasting my time. I can't believe it.(行开)
姜司教授:乜咁现实架?真系一啲人情味都冇。
阿达:六千万我冇呀仔,六千文或者有。
姜司教授:哎,你真系有六千文?好,我蚀底啲杀咗你。贵有贵做,平有平做嘅啫。够唔够胆搏一搏呀?

(姜司教授嘅实验室)
(姜司教授喺度努力工作)
姜司教授:抹汗!(阿达同姜司教授抹汗)搞掂!
阿达:辛苦晒!辛苦晒!
姜司教授:趁热食咗佢呀。
阿达:好呀!好呀!
姜司教授:我煮嘅牛肉面,包你食到舐舐脷呀!
阿达:个衰仔黑口黑面,都系畀佢食先嘞!嚟呀,乖仔,嗱,碗面你食先嘞!
李泽星:边有心情呀?
姜司教授:手术总括嚟讲系好成功。个样亦回复返同以前差唔多嘞。
李泽星:面型唔掂吖嘛。
阿达:国字口面啫,好有性格呀。
李泽星:噉会唔会国过栊呀?
阿达:冇乜嘢呀。
李泽星:你望望我先讲吖。
阿达:望乜嘢呀?我都未食面。
李泽星:嗱,大家天地良心嘞,噉都过到骨?
阿达:哎吖,水货嚟架嘛!将就吓啰。
李泽星:噉我自杀嘞。
阿达:喂喂喂!噉又唔使咁偏激。喂!教授呀,噉又的而且确过唔到骨嘅!拍硬档帮帮手再搞搞添啦。
姜司教授:呣。

姜司教授:你睇,四正晒。
阿达:同以前一模一样呀。
李泽星:多谢晒你呀教授。
姜司教授:应该嘅。
李泽星:但系我觉得有啲长短手噉样。
姜司教授:系人都有长短手架啦。
李泽星:但系都冇话差咁远架,讲真。噉点先?
阿达:水货嚟架嘛。将就吓啦!
李泽星:噉我自杀喇!
阿达(忟):教授,家吓你系咪玩我哋两仔爷呀?咁短你都够胆交货。你系咪揾笨呀家吓?
姜司教授:冷静啲!冷静啲!
阿达:冷静啲?点样冷静啲先?
姜司教授:信多我一次,信多我一次。
阿达:信多你一次吓哗?

姜司教授:你真系好彩,呢个月医院掉咗几百对手落垃圾桶。我终于揾咗一双最完美嘅畀你。
阿达:你试吓用力睇吓。
李泽星:得嘞!
阿达:得嘞吓哗?
李泽星:得呀!(发现自己冇脚,晕咗)
姜司教授:对唔住,呢个月掉嘅净系得手咋。
阿达:水货嚟啫,将就吓啰。

(草坪)
姜司教授:左手!右脚!我都话得架啦!Ⅻ!--douniu:fenye-->ɡ钤笮怯衅肷故滞窠牛℡eah!
李泽星:Yeah!
阿达:Yeah! 好嘢!好嘢!恭喜晒,教授!恭喜晒!终于成功咯!
姜司教授:我都话得架啦!系咪呀?恭喜!停呀!
李泽星:我停唔到呀!仆你个街呀!

(黄昏)
阿达:佢重要发到几时呀?
姜司教授:睇嚟,要冇电先至会停嘞。
阿达:停咗喇!冇电喇!冇电喇!

阿达(扶起李泽星):嚟。
姜司教授:啲电子器官开头未适应呢,失控救难免架嘞。迟啲就冇事架嘞。(扐出一啲电芯)重有呀,你以后餐餐食电芯。千圻唔好湿身。如果唔系,全身就会瘫痪架嘞。
李泽星:急尿!
姜司教授:随便。
阿达:喂!净系食电芯?
李泽星:哗!(揸住一条水喉)What is this?
姜司教授:呢个系排尿器。用完记得闩返佢。
(阿达笑)
李泽星:你都揾个似样少少架。
阿达:喂!噉屙屎点呀?
姜司教授:都系呢度啰。
李泽星:你?(晕)
姜司教授:唔好晕呀!(扶起李泽星)我重差一块电子晶片未输入你个脑里便。如果输埋落去嘅话,你嘅电子器官模仿功能就会启动。到时候就可以千变万化。喺理论上可以变成任何嘢。
李泽星:我净系想呢度变返同以前一样。
姜司教授:都得。
李泽星:噉你重唔搞搞佢?
姜司教授:不过我重未发明到。
李泽星:你?!啡你至得。(揾水喉啡姜司教授)
姜司教授:唔好呀!
阿达:啡佢!啡佢!
姜司教授:唔好呀!唔好呀!

画外音(姜司教授):阿星,山口组喺度嘅势力好大,而且心狠手辣。万一富田知道你未死,一定会再嚟架。所以听日我会帮你举行一个假葬礼。而你就尽快离开呢度返香港,以后都唔好再返嚟。

(葬礼净得虫虫一个参加)
李泽星:当今世上居然会有人为我流眼泪,我会记住架!

(香港 两年后11时51分)
(滂沱大雨)
差人:喂!老友!老友!呢幢楼就嚟拆架嘞㖞,重未搬呀?
阿达:走架嘞……阿Sir,入去执埋啲嘢走架喇。
差人:好快啲走喇!

阿达(开门,开灯):又畀雨淋湿哩?
李泽星:掂亲水都梗晒轪,啲手手脚脚唔知挞咗去边。我都唔想做人咯。
*阿达:咪讲埋啲衰嘢啦,擳啲机油咪冇事咯。
李泽星:做乜拗到我噉啫?
阿达:攞只手指嚟,噉喇。(用李泽星嘅手指塞住鼻哥竉)
李泽星:喂!唔好玩啦!我好急尿呀,你帮我放放水先啦。
阿达:好啦!好啦!
李泽星:我攞咗出嚟喇,畀你踩住咗喺下便呀。
阿达:喂!唔好意思㖞吓。做乜换咗个花洒?
李泽星:旧嗰个塞咗,屙亲都喺耳仔出,有咩办法唔换呀?
阿达:冇嘅?咪一样耳仔出?一样塞住?
李泽星:系?喂,你帮我吹返通佢吖唔该。
*阿达:等一阵你得闲自己吹啦。哎,咪屙住。嗱,屙啦!(中招)

(两仔爷食饭)
*阿达:食饭!食饭!老窦今日畀人炒鱿鱼呀。嗱,呢处过两日就拆架嘞!到时我哋早啲去公园霸两张靓凳。听讲话呢轮公园呢出现咗变态色魔,专门捉你呢廷噉嘅后生仔嚟通柜呀。嚟呀,整啲喼汁佢。
李泽星(食电芯):日日食呢啲,真系想转吓口味。
阿达:好呀,听日同你买只环保电芯呀。
李泽星:噉不如买两樽滴露呀,我同你一人一樽猜咗佢,一了百了算喇!

(门钟响,王小虎嚟揾李泽星)
李泽星:小虎?乜咁错荡呀?
王小虎:星,我帮你揾咗份工。
李泽星:有噉嘅事?
王小虎:系做生物教师。你跟住呢个地址去间学校度。八点钟,我已经帮你安排好晒架喇。有万几文一个月架。
李泽星:小虎,我以前噉对你,你重对我咁好。我……
王小虎:傻啦,以前啲嘢唔好再提喇。大家都系成年人。
李泽星:小虎!
王小虎:畀啲心机做啦。

(第二日)
(李泽星返工)
的士司机:喂,找钱呀。
李泽星:差五毫子。
的士司机:啊?
李泽星:重差五毫子。
的士司机:你喺度教书架?
李泽星:好话嘞。
的士司机:畀多一文你呀,等你一阵间有钱打电话报警呀。


李泽星:早晨!我系新嚟嘅生物教员。
生番(标晒冷汗):我有不祥预感呀,实在太平静嘞!
李泽星:系!环境相当唔错。
生番:你太疏忽嘞。呢度号称:全港教师坟墓。教员受伤,半身不遂嘅比例系百分之五十七。每日返学都唔可以太疏忽嘅。
李泽星:其实我以前都系一个无恶不作嘅学生。卑鄙系我嘅花名,无耻系我嘅真名。正所谓咩未见过呀?
生番:蠢材!我以前嘅绰号系地狱之王教员呀。而家喺度,系条可怜虫咋!
(上堂嘅铃声)
(李泽星走入学校)

学生甲:阿Sir,早晨!
李泽星:早晨!
学生乙:阿Sir,早晨!
李泽星:乖女!
学生乙:咦你新嚟架?
李泽星:系吖。
学生乙:不如我带你去教务处呀。
李泽星:好呀。

学生乙:呢度就系嘞。
李泽星:吓?唔系啩?
学生乙:拜拜!

生番(担遮):小心!(啲学生将啲水倒落嚟)
(生番同李泽星东逃西窜)

李泽星:咦,有啲料到㖞吓。睇嚟呢度安全啲。
生番:有时越安全就越危险呀。(李泽星不幸畀扇门碛到)

李泽星:你话喺度教书有百分之五十七重伤。噉重有嗰四十三点呀?
生番:有百分之二十三死亡,有百分之十一神经失常,只有百分之九可以忍辱偷生。

(走出一个学生)
李泽星:哗,阿Sir,乜你又搞成噉呀?
长毛:阿Sir!
生番:唔使惊!佢系长毛,学生中嘅二五仔嚟嘅。专系嚟报料架咋。
李泽星:哦,二五仔唔使着裤嘅。
长毛:就系畀人识穿咗先要除裤。佢哋话,今日有个新嚟嘅阿Sir,要佢死无葬身之地呀。嗰个唔系你吓哗?
李泽星:哼!噉真系要见识吓。

李泽星(走入班房,将把刀插喺台上面吓吓班学生先):我讲你听,我以前都系一个狼心狗肺行同禽兽嘅。
某同学(举手):阿Sir!
李泽星:咩事呀?
某同学:请问你咩血型架?
(李泽星抬头望,一个网从天而降罩住自己)
(李泽星畀班同学搞掂)
(长毛同生番行天主教礼)

(校长办公室)
校长:阿邓生,今年我哋圣贵族国际学校嘅盈利呢比旧年上升百分之一百。我身为校长嘅,都可以向校董会有所交代啦。
邓生:哎,出年我哋每级加多两班,学费杂费再加百分之五十。
校长:我哋万七文一个月架嘞噃。
邓生:哎,呢班学生边系读书架?佢哋啲老窦冚棒唥都大把钱嘅。求祈有学校肯收佢哋,包佢哋去到美国啲野鸡学校读书呀,多多钱都畀呀。
校长:噉又系。
邓生:重有呀,出年如果盈利多啲呀。我申请上市呀。
校长:噉呀?邓生,高见,高见吓!

邓生个仔(开门入嚟):喂!老窦呀,有个瘌痢畀个学生打到仆街吖。
校长:有啲噉嘅事?
邓生:打开门做生意系噉架喇。
邓生个仔(坐低):系咯,学生系我哋啲客嚟架嘛。舞厅啲舞小姐晚晚都要笑面迎人架啦。
校长:但系舞小姐唔使畀人打架㖞。
邓生:但系要畀人扑㖞,扑咪即系打?!
邓生个仔:系啰,所以你以后当自己系舞小姐喇。
校长:我唔做舞小姐,我系妈咪呀。我系妈咪呀。
邓生:妈咪!

(李泽星畀啲学生猛咁糟质)
某同学:你唔识字架?狗与老鼠不得内进呀!耷湿佢!

(Male Staff Lavatory:“美男子不得內進”)
李泽星(照镜):又唔入得!

(李泽星用花洒浇花,畀啲学生发现)
(啲学生拖住李泽星嘅花洒四围走)
李泽星:顶唔顺!顶唔顺!断喇!

李泽星(揽住校长):救命呀校长!救命呀!
校长:畀心机做啦!慢慢你就惯架嘞。

(李泽星畀绑喺校门上)

(昔日嘅四眼钢牙妹经过,现时嘅佢已经变得婷婷玉立)
李泽星:Hello!
虫虫:Hello!
李泽星:我未死架。
虫虫:阿叔一早话咗畀我知嘞。
李泽星:Hello! Hello!
虫虫:你就系今日新嚟嗰个先生嗱,吓嘛?
李泽星:系吖。Hello!
虫虫:使唔使帮手呀?
李泽星:唔使!我几好呀!
虫虫:噉你教成点呀?
李泽星:So far so good嘅。
虫虫:你系咪教园艺架?
李泽星:吓?
虫虫:呢个花洒呢。
李泽星:唔好,唔好,唔好,唔好,小心睇住!睇嗱喳呀!你知喇,花洒嘅嘢。吓哗?
虫虫:OK.

校董个仔(开住架跑车):虫虫!
虫虫:有人嚟接我呀!走先嘞。
李泽星:吓哗?
虫虫:拜拜!
李泽星:拜拜!

长毛:哗!阿Sir,乜搞成噉呀?
李泽星:So far so good噉啦。
长毛:咁好呀?噉就继续啦。不过我系你就死咗佢嘞。
李泽星:就照你说话做啦。

(李泽星屋企)
(李泽星企图自杀)
李泽星(饮滴露):唔系啩?喺呢度流返出嚟?
李泽星(摸电):电咗重精神!死嘞!

李泽星(谂住跳楼):有本事就跳楼都唔好畀我死!

(李泽星鼓起勇气跳落楼,喺千钧一发之际姜司教授将一块晶片抌入李泽星嘅口)
姜司教授(非常兴奋):终于成功喇!成功喇!

姜司教授:你知唔知道?嗰块超级霹雳无敌嘅晶片我已经发明咗。就喺千钧一发嘅时候我将佢抌咗入你个口度。你而家已经变成一个七十二变嘅超人。可以维护世界和平。
李泽星:咩话?
姜司教授:可以维护世界和平!
阿达:可以咩话?
姜司教授:可以维护世界和平!!
(阿达起身)
姜司教授:你去边呀?
阿达:我去歼灭银河系五大行星嘅侵略者。
姜司教授:你呢?又去边呀?
李泽星:我冇咁巴闭。我想返去自杀。
姜司教授:你听我讲埋先㖞。你虽然成身都系水货呀,但系只要有咗嗰块晶片啫,模仿器就会自动启动。到时候能源就会源源不绝,你真系可以变成其他嘢架㖞。
李泽星:噉变个电饭煲得唔得呀?
姜司教授:得!只要你想就得嘞。

(李泽星变成电饭煲)
李泽星:唔好玩啦教授!重细咩你?
姜司教授:你自己照吓镜喇。
李泽星(吃惊):啊?!点会噉架?
姜司教授:信喇嘛?想变返人就谂吓自己。
阿达:教授,呢个唔系我个仔吓哗?变返原形畀佢睇。

阿达:有啲噉嘅事嘅真系?
(李泽星含住一嚿饭)
阿达:唔好嘥!唔好嘥呀!(问教授)教授呀,乜净系得饭嘅咩?变啲餸出嚟得嘛?

(李泽星变成一支西人牙膏)
姜司教授:变嘞!
阿达:变嘞!变嘞!衰仔吖!你变成一碌牙膏噉托杉咩?
李泽星:啱啱谂起刷牙就搞成噉喇。
阿达:唔好讲咁多喇,变条金条出嚟先讲呀。
姜司教授:哎,对唔住!目前至叻只可以变牙膏。
阿达、李泽星:啊!

姜司教授:开头唔惯就唔可以变咁多嘢架喇。不过唔紧要㖞,你唞返一阵,就可以变返自己架嘞啰㖞。我费咗一生嘅精力,将黄老太家庭电器用品大全输咗入你嘅电脑入便。跟住落嚟呢,你就可以变好多好多有趣嘅嘢架嘞。
李泽星:黄老太家庭电器用品大全有咩架势嘢呀?
阿达(刷牙):系咯。系咯。
姜司教授:有呀!有好多都好架势架。就好似有个马桶噉,又新款,又……
李泽星:得喇,唔好再讲嘞。

李泽星:呢支西人牙膏嚟㖞,你黑人用返黑人牙膏好㖞。
FBI:我都系西人嚟架。
李泽星:你系西黑人,坐返低啦!
FBI:吆!

姜返司教授(介绍):呢位呢就系美国嚟嘅FBI Mr. Black Stone。佢希望今次呢,就可以带你返去美国指证山口组嘅富田嘅。
阿达:唔好搞嘞!上次未做已经炸到散晒,死梗架。
姜司教授:你都搞成噉嘞,正所谓人唔似人,鬼唔似鬼噉。重有咩可以担心至得架?
李泽星:啊!最衰都系你呀,好嘢唔见你益吓我。整啲家庭用品畀我叹吓,搞到我而家噉嘅样。你话畀虫虫见到几丢架得架。
姜司教授:噉你又唔使担心㖞。今晚校董个仔吖已经约咗虫虫上山顶餐厅相睇㖞。
李泽星:咩话?阿爸,即刻擳晒我啲牙膏出嚟,等我膏尽人亡而死。
阿达:死咩死?啊?你问过阿爸未呀?家吓你几咁重要你知唔知呀?全世界净系得你一个可以变成一支西人牙膏。你话畀虫虫知道佢以后可以免费日日噉刷牙,重唔仆倒噉埋嚟呀?将来你重要维护世界和平。而家竟然同我话要死?
李泽星:噉我而家应该点呀?
阿达:你自己话呢?

(好大支西人牙膏招摇过市)
(山顶)
电话另一头:你而家喺边嗱?等紧你开饭架。
魔术师(讲电话):我而家喺山顶呀,Honey。
电话另一头:噉重唔返嚟?
魔术师:我好快返嚟架嘞。(西人牙膏突然出现喺面前)见到支牙膏呀。
电话另一头:咩牙膏话?
魔术师:好大支西人牙膏呀!

(山顶餐厅)
邓太:饮杯!我哋阿尊呢成日话阿姜小姐你又大方又靓架。
虫虫:佢笑我之嘛!几年之前呢佢重叫我做四眼钢牙妹架。
邓太:噉就真系女大十八变啰。阿尊老窦呵?
邓生:入咗我哋邓家门,着衫就要密实啲。我哋家规好严架。
邓太:乜你讲嘢咁直接架?吓亲啲细路女呀。唔好意思呀!唔好意思!
虫虫:我去去洗手间先。
邓生个仔:好呀。
虫虫:唔该。

邓太(哦邓生):系咪呢?系咪呢?人哋惊咗你喇!

(李泽星一身魔术师打扮嚟到山顶餐厅)
侍应生:喂!后便入呀。
李泽星:啊?后便入?
侍应生:喂!唔系我后便呀!后台吖!
李泽星:点解呀?
侍应生:你变魔术吖嘛。
李泽星:我揾人架。
侍应生:唔好意思呀,随便呀。唔系我呢度呀。

(李泽星见到虫虫走入厕所)
(李泽星伸出两只眼偷睇女厕,点知对眼掉咗喺地下,重畀人踩咗脚添)
清洁阿婶:喂!睇路呀!
李泽星:对唔住!
清洁阿婶:哗!睩到只眼咁大,想及嘢呀?死飞仔!

(李泽星入女厕)
虫虫:啊!
李泽星:系我呀。
虫虫:你入嚟女厕做咩呀?
李泽星:我专登赶嚟有啲嘢同你讲。
虫虫:有咩你讲呀。
李泽星:我已经同以前唔同晒。
虫虫:我见到,斑马吖嘛。
李泽星:其实,系我由现在开始,要堂堂正正做一个人。
虫虫:堂堂正正就唔会入嚟女厕啦。
李泽星:我冇台呀。
虫虫:我朋友喺出面等紧我。
李泽星:你系咪嚟相睇架?
虫虫:都唔关你事吖。
李泽星:未必嘅,如果你有少少少少咁多钟意我嘅话。
虫虫:你凭乜嘢话我钟意你呀?
李泽星:凭你两年前喺我葬礼入便,你为我流过一滴充满爱意嘅眼泪。
虫虫:对唔住呀!我谂你误会咗呀。我喺屋企踩死只曱甴我都会喊到叭叭声架,OK?
李泽星:虫虫,我可以保证我而家绝对好过一只曱甴。(变咗成一只马桶)

李泽星:我都话同以前唔同咗架咯。
虫虫:原来阿叔研究人造器官真系成功咗呀?
李泽星:实在太成功嘞!

(邓太入嚟女厕解决问题)
*邓太:死嘞!死嘞!乜爆晒棚架?
虫虫:伯母,你冇事吖嘛?
邓太:冇,冇!我呢轮食得减肥药多呢,屙爆缸。只脚都软呀。(见到李泽星变嗰只马桶)哎吖,乜咁趣致呀?个屎塔搬咗出嚟嘅。
虫虫:系咯,系咯。
邓太:喂,你唔使理我呀!一阵间好臭吓架。噉你出去同佢哋倾吓偈吖,食吓嘢噉哩。乖!乖!

(出面)
邓生个仔:虫虫呀,不如我哋跳只舞呀。
虫虫:好呀。

邓太:话之佢吖!
李泽星:阿婶,你屙屎定屙尿呀?
邓太:梗系屙屎。
李泽星:屙住喺面盆先得嘛?
邓太:啊——
李泽星:啊——
(邓太畀弹出女厕)

邓生:咩事呀?
邓太:我畀个屎塔吓到弹咗出嚟吖。
邓生:你系咪擒晚打麻雀打到short咗呀?
邓太:真架。真架。
邓生:返埋位先啦,行啦。
邓太:哎吖!
邓生个仔:做咩呀?
邓太:我条底裤漏咗喺入便嗱。
邓生:行啦!唔觉架喇。
邓太:系咯,你返去坐先啦。

司仪:各位,现在由驰名中外嘅大魔术师Richard Billion为各位表演魔术杂技,现在开始。

李泽星:嗨!
Richard Billion:Hello!
李泽星:你识变咩魔术呀?
Richard Billion:我咩都识变。
李泽星:牙膏得唔得呀?
Richard Billion:牙膏?飞机大炮变得多嘞。(即时变咗几支牙膏)牙膏都系第一次呀。

邓太:畀多支我个仔吖,嚟吖,嚟吖。

(李泽星变成一支西人牙膏)
李泽星:咁大支牙膏你又晓唔晓变?
Richard Billion(手指指):你真系吖!
李泽星:唔得哩?炒你鱿鱼!(变成一支镬铲,炒咗Richard Billion)

邓生个仔:好劲呀吓?
李泽星:多谢!多谢!细佬玩嘅绝对唔系特异功能,只系一啲掩眼法啫。而家想请一位现场观众出嚟帮吓手。(手指邓太)唔啱呢位阿婶哩?
邓太:我唔玩呢啲嘢嘅!
李泽星(手指邓生个仔):呢位靓仔吖。
邓生个仔:我……
李泽星:冇胆就算嘞。
邓生个仔:我真系有胆架。

(李泽星借表演节目教训邓生个仔)
邓生:好嘢!好嘢!

(李泽星用鞭狂抽邓生个仔)
邓生:好戏!好戏!
邓太:好戏!明日之星呀!
邓生(醒觉):嚟真架㖞。
*邓太:我顶你个制吖!吓?

(邓太畀劈开两半)
邓生:好嘢!
邓生:老婆!老婆!

(李泽星拉虫虫钻入炮桶)
(大炮弹两个人出去)
(李泽星揽住虫虫慢慢降落)
李泽星:惊就揽紧少少。呢啲嘢真系千祈唔好客气呀喂。
虫虫:好玩呀!我恨跳降落伞恨咗好耐架喇。啊!好开心呀!
李泽星:虫虫,你唔好噉啦!我好惊呀!

(落地)
虫虫:喂!你知唔知头先噉样整蛊人唔啱架?
李泽星:我噉做都系为咗你啫。我真系决心重新做人嘅哩。你试吓接受我吖,虫虫。
虫虫:点为之接受先?
李泽星:不外乎系拍吓拖呀结吓婚呀生吓仔嗰啲噉嘅嘢啫。你想做边样先?
虫虫:黐线。(掉头走)

虫虫(转身):我会考虑吓同你拍拖先嘅。
李泽星(摆甫士):Yeah!

(李泽星返工)
李泽星:由今日开始,冇人可以再对我大声半句。
的士佬(声大大):冚家铲!重未畀钱呀!
李泽星(细细声):唔好意思呀,嗰五毫子唔使找嘞。Sorry! Sorry!

(生番畀班学生绑喺校门上便)
生番:喂!快啲放我落嚟呀!快啲走呀!快啲去报警呀!班衰仔唔肯考试,喺里面作反呀!喂!快啲放我落嚟呀!喂!
(李泽星唔鬼睬佢)

(李泽星两三下手势就搞掂咗班马骝)
学生:走呀!快啲走呀!
李泽星(拍女生膊头):好钟意玩水吓哗?

光头仔:嚟紧喇!

李泽星:有书唔好好哋读系要做人渣?!返入去考试!

(教室)
李泽星:全部揞住双眼拧转身!开始考试!光头仔第一个!
光头仔:我唔考!我唔考!

(考试开始)
李泽星:中国历史考试第一题。明太祖系边个?A、朱元璋 B、朱油糕 C、朱茵。
光头仔:朱茵。
李泽星:错!系朱元璋呀朱头炳!第二题,五胡乱华系边五胡?以下有一个答案系错嘅,要你拣出嚟吖嗱。匈奴,鲜卑,羯,羌,氐同埋香港。
光头仔:羌。
李泽星:你就真系够“羌”呀。耷呀!第三题,乾隆系雍正嘅边个?A、老窦 B、仔 C、大姨妈。
光头仔:我记得架!你等一阵,我记得架。我嗰堂有听书架。
李泽星:谂清楚呀你,威返次畀大家睇吓吖。
光头仔:系B,乾隆系雍正嘅仔。
李泽星:Yeah! 饮杯!光头仔乖呀!叻仔呀!叔叔抱!叔叔惜晒呀吓。

光头仔:我以后都会畀心机读书架。
其他同学:我都会呀。我都会呀。

(校长室)
校长:呢一个月嚟呢,多谢你将我哋全校最顽劣嘅学生教到乖晒。佢哋嘅成绩上升百分之三百呀。
李泽星:都系校长领导有方啫。
校长:李泽星先生,你真系我哋教育界嘅超级巨星呀。(拍掌)
李泽星(拍掌):校长好嘢!校长好嘢!
校长:正因为噉呢,所以我哋学校实在唔能够屈就你有咁伟大嘅抱负同埋发展。所以,请你另谋高就。(喺个柜桶里面攞出一封信)
李泽星:校长不愧为校长。果然诙谐呀!
校长:我唔系讲笑架。你撬咗校董个仔嘅墙脚,我都保你唔住架。
李泽星:哦!噉啫吓哗?冇事嘅。约出嚟大家倾吓偈吖。

(会议室)
李泽星(鞠躬):早晨!
邓生个仔:哎,废话少讲!你想保住而家份工嘅话呢,就即刻同我离开虫虫。
李泽星:等等!大家首先听我讲单紧要嘢先。
邓生:你讲啦。
李泽星:其实我系《未来战士》第三集。
邓生:咩话?
校长:重未拍架㖞套戏!
李泽星:而家拍呀。
邓生、邓生个仔、校长:啊!——

校长:《未来战士》第三集呀。《侏罗纪》第四集呀。《大白鲨》第五集呀。史匹堡咬人呀!我钟意呀!(三个人畀送上救护车)

虫虫:喂!点解佢哋会黐咗嘅?
李泽星:睇西片多得滞吖!冇计吖!港产片咁渣!但系校长临黐之前呢佢吩咐我,代住佢个位先。希望大家努力读书,发唔发达唔紧要架,但系起码要做一个受人尊重嘅人。
学生:Yeah!
虫虫:你而家都几受人尊重吖。
李泽星:我宁愿发达!

(体育场)
(班学生打紧排球)
李泽星:好波!
同学:杀佢呀!
同学:扣杀呀!
虫虫:小心啲呀。

(李泽星画咗一个心,攞嚟同虫虫调情)
虫虫:咦——
李泽星:望咩呀?未见过人耍花枪呀?
*虫虫:我妻!

李泽星:我个心!我个心!

(富田头马戙喺李泽星面前)
李泽星:僆仔!想嚟踢波呀?呢个场我睇嘅,畀咗利市未呀?
(富田头马开枪)
李泽星:又系你?
富田头马:我大佬收到风你重未死!重要要过美国指证佢。闹咗我一大餐!今次一定要怼冧你!
(富田头马同啲僆落败而逃)

富田头马:唔好杀我呀,超人!
李泽星:我做到超人都系全靠你之嘛。
富田头马:(普通话)谢谢!
李泽星:(普通话)不客气!不客气!
富田头马:做咩呀?
李泽星:打篮球呀!
富田头马:吓?打篮?
(李泽星将富田头马塞入篮框)

虫虫:佢点呀?佢系咪真系死咗呀?
李泽星:差唔多啦,重差啲嘅。
虫虫:点解会噉架?我好惊呀。
李泽星:惊咩啫?有我喺度吖嘛。
虫虫:噉如果你唔喺度呢?
李泽星:噉我哋永远喺埋一齐啰。
虫虫:好呀!好呀!好呀!

学生(拍掌):好呀!……
虫虫:唔好呀!唔好呀!唔好呀!
李泽星:算啦,其实我都系讲吓架咋。
虫虫(发围,揸住李泽星衣襟):喂!你讲咩呀?讲过唔算数?跟我嚟!

(富田屋企)
孙佳君(开门,开灯,见到富田坐喺sofa度):乜系你呀?你保释咗出嚟咩?
富田:估唔到哩?
孙佳君:Honey,噉就真系好嘞。系哩,听讲你派咗阿Mark去香港㖞。点呀?
富田:衰咗喇。
孙佳君:唔系哗?
富田:佢背脊骨断咗七截,呢世都唔喐得架嘞。不过我有六千万。
孙佳君:六千万?
富田:我已经将阿Mark改变成全世界最强嘅人造人。同埋我输入咗杀人嘅百科全书同埋战争百科全书入咗佢嘅电脑里便。我睇个香港仔点死!(大笑兼拧头)

(李泽星婚礼)
(阿达喊)
姜司教授:你做咩喊呀?
阿达:就噉就畀咗个仔你,唔喊有鬼呀。
姜司教授:你个仔死剩把口咋㖞,其他嘢冚棒唥都系我嘅㖞。
阿达:死剩把口都沟到你侄女呀,你吹得佢涨咩?

李泽星(揽实光头仔):多谢你!

李泽星:阿爸!
阿达:阿仔!
李泽星(同教授扼手):教授!
姜司教授:恭喜!恭喜!
李泽星:多谢晒!
阿达:喂!话时话喇,你嗰兜花洒掂唔掂架?
李泽星:花洒甩咗喇。哈,唔知点解佢而家生返一兜八爪鱼出嚟。
阿达:八爪鱼?!

侍应生:随便啦!
王小虎:星哥!
李泽星:小虎!
王小虎:恭喜博士!恭喜世伯!(同李泽星拥抱)星哥你今日大好日子,我真开心呀!
李泽星:我整蛊咗你几呀年你都重未死,我更开心啦。
王小虎:多谢晒你呀!如果唔系得你,我都唔会纹眉到家吓都咁靓仔呀。
(李泽星发现唔对路)
李泽星:大家唔该行后啲,借借唔该吓。
王小虎:影幅相先。
李泽星:阿小虎已经冇纹眉好耐嘞。
王小虎:系咩?
两下子:系。

(王小虎现出原形,原来系阿Mark)
李泽星:快啲走!
阿Mark:今晚呢度全部人都要死!

李泽星:虫虫!
”虫虫“:我好惊呀!
李泽星:唔使惊!定啲嚟!唔使惊!(中枪)

阿Mark:Fire!

(“李泽星”开门入房)
姜司教授(品酒):(普通话)一级棒!
“李泽星”:咪埋嚟呀!
姜司教授:哎,乜你中咗枪呀?好彩你系人造人,打唔中个头冇事架啦。
“李泽星”:唔好诈诈谛谛呀你呀。
姜司教授:你唔系连我都唔认得吓哗?
“李泽星”:答我问题先。我第一次上你堂左手边第一行第八个位系男系女系人系鬼?叫咩名?
姜司教授(惊惶失措):咁多学生,我点知呀!
“李泽星”:我数三声,答唔出就一刀劏落去。一!二!三!
姜司教授:咪系你啰!
“李泽星”:啱咗。

(阿达屙完出嚟)
阿达:喂!冇嘢吖嘛,阿星?
“李泽星”:唔好诈诈谛谛呀。我问你个问题先。我第一次上佢堂左手便第一行……
(姜司教授通水)
阿达:咪你啰。
“李泽星”:你听到我问佢。
阿达:冤枉呀,我边有听到吖。
“李泽星”:我一刀劏落去架。

虫虫(企喺门口):我系真架,你问我问题吖。
“李泽星”(举刀劈落):我问你老母!
姜司教授:刀下留人呀!
阿达:搞清楚先。
“李泽星”:放手!

李泽星:见唔见我老婆呀?
“李泽星”(现原形):玩到最开心嘅时候你硬系嚟叉镬我嘅?!
李泽星:快啲走!快啲走!我警告你呀,最憎人扮我架。

(畀追踪导弹击中)
阿达:星!
虫虫:星!
姜司教授:星呀!

姜司教授:唔好埋去呀!
虫虫:星!

富田:你呢个二打六嘅机械人边度够我呢个叻呀?

众人:啊?!
富田:咩嚟架?
虫虫:咩嚟架,阿叔?
姜司教授:我知嘞!佢遇强愈强嘅复仇系统已经启动。佢将会变成超级市场里便最恐怖嘅武器。
阿达:唔系避孕袋啩?
富田:傻嘅!就算系卫生巾都唔怕你啦。

(李泽星变成咗黄老太)
众人:啊!!!
富田:唔系啩?
众人:黄老太?

富田:喐佢!喐佢!(撇)
(阿Mark开枪射黄老太,但系冇乜用,黄老太有宝衣护体。)
黄老太:黄老太金蝉宝衣!

黄老太(“叉”阿Mark):你唔合格!

(黄老太畀阿Mark踢上天)
(黄老太变成熨斗,将阿Mark压扁咗)
众人:Yeah!

(阿Mark恢复原形)
(阿Mark将黄老太踢入货柜里便,然之后自己冲埋入去)
阿Mark:咦?!唔见人嘅?
李泽星:你企咗喺我肚里便喇,死佬!
阿Mark:你个八婆变咗个微波炉?
姜司教授:射唔出哩?呢个超级微波炉钻石都照熔呀!Yeah! 边个话家庭用品冇用架?

姜司教授:得架喇。
李泽星:未得!你估牛扒呀?话晒机械人嗱,焅多阵添啦。
(阿Mark收皮)

姜司教授:好嘢!成功喇!成功喇!
阿达:好嘢呀!(见到仇人)光头佬!
富田:啲人呢?去咗边呀?
阿达:耷佢!(猛耷光头佬)
富田:唔好呀!

虫虫:你点呀?你冇嘢吖嘛?
李泽星:条粉肠熔咗哽住个胃,家吓有啲滞。
虫虫:你而家系男定系女呀?我嫁唔嫁你好呀?

众人(四围走):八爪鱼呀!
李泽星:唔使惊呀!重喺度!我飞返靓个发就可以继续结婚。虫虫!

姜司教授(拍李泽星膊头):呢位即系黄老太嘞吓嘛?
李泽星:咩呀,博士?
姜司教授:冇嘢!我想约你行街睇戏晒月光噉啫。唔知你意思点呢?
李泽星:傻咗咩,博士你?不过可以考虑吓同你行街先嘅。
*虫虫:
姜司教授:Yeah!

(剧终)






williamhill中文部落-williamhill中文从业者门户(www.xitongle.com  编辑整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部分文章来源网络,如有侵权,无意冒犯,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目前靠网友赞助运行。
如果您觉得本站内容不错,请适当支持下,以便我们有一个长期稳定的服务器。

网站维护运营 就靠大家支持了

最新评论

Archiver|小黑屋|williamhill中文从业者-williamhill中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GMT+8, 2019-8-19 18:30 , Processed in 0.108604 second(s), 19 queries .

© 2018-2020 www.xitongle.com